第022章

房间里的布置很舒适,唐男倒在床上就不想在起来了。】米雪的妈妈还热情的让佣人端了水果上来让唐男吃点。 外面的雨拍打着玻璃犹如一曲催眠的小调,一天爆了两次本能的唐男很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而此时的米雪却是抱着被子靠在床上,白嫩嫩的手指轻轻的触摸着柔嫩的唇瓣,两眼迷离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不久,这丫头突然脸色一红,将脑袋埋进被子里,出瓮声瓮气的娇呼:“真讨厌,哼,人家还是初吻呢。” 睡到半夜的时候唐男被尿给憋醒了,晚饭的时候米雪的妈妈可是让他足足喝了两大碗的鸡汤。 迷迷糊糊的下了床,顺着米雪曾给他指引的方向走到了尽头的卫生间。卫生间里还残留着潮湿的雾气,地上也有些湿润的水渍。 唐男也没有太注意,这也不能怪他,今天的一天实在是让他太累了。舒服的打了几个尿颤,唐男又稀里糊涂的钻出了卫生间。 走了几步,便拧开一个房门迈了进去。只是他却没有注意到此时走进的房间对面正贴着一张杰克逊的海报。 腿刚碰到床沿,唐男便一头栽倒在了床上,手臂一抓便揽过了被子盖在了身上,出了轻微的鼾声。 但诡异的是,在唐男的身侧却也侧卧着一个玲珑的躯体,头披散着,几缕丝落在了紧闭着双眸的俏脸上。 或许是唐男抓被子的动作让她有些不太舒服,转了个身,手臂轻轻一搭,便落在了唐男的胸前,嘴里嘤咛了一声,脑袋轻轻的蹭了蹭靠在了唐男的肩膀上。] 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就这么莫明其妙却又十分和谐的躺在了一张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兴奋的原因,米雪躺在床上一夜都没怎么睡着,小脑袋瓜子总是在想着一些让她脸红的事情。 出奇的起了个大早,米雪穿着睡衣就下了床,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贼兮兮的笑道:“那个臭家伙一定还没起床,看我去捉弄他一下。” 说着,便打开房门,小脑袋左右看了看,便一溜烟的跑到了唐男的房间门口。轻手轻脚的打开了房门,眼珠子落在床上时出了一声轻咦。 “这臭家伙怎么不在房间里?难道已经醒了?哼,真讨厌,醒这么早干嘛?”米雪跺跺小脚,转而又想道:“这家伙不是去卫生间了吧,嘻嘻,看我吓他一下。” 这样想着,这丫头便古灵精怪的钻进了唐男的被窝里,被窝里明显没有什么温度她也没有察觉,一个劲的坏笑着,似乎已经看到了唐男被惊吓的模样。 等了许久也不见唐男回来,米雪的眼皮子已经有些打架了,一晚上都没有睡着,此刻躺在被窝嗅着房间里淡淡的烟草气息,不知不觉的便睡了过去。小嘴还不时嘟囔着几声梦呓,仔细一听,就是臭家伙,大流氓之类的。 徐桂枝做好了早餐端着盘子放到桌上,瞄了一眼正在看报纸的米国华脸上划过一道温馨的笑容,走到丈夫身边轻声说道:“吃早餐吧,别凉了。” 米国华头也不抬的说道:“别捣乱,我正在看新闻呢。” 徐桂枝秀眉一拧,抬手别扭住了米国华的耳朵说道:“你这个死没良心的,没看见今天的早餐是我亲手做的嘛?新闻比我的早餐还要好?哼,今天你别想吃早餐。” 米国华大惊失措,连忙求饶道:“老婆,我错了,您老人家亲自下厨我怎能错过呢。我这就吃,这就吃,嘿嘿。” 米国华一个劲的讨饶着。 “这还差不多。”徐桂枝得意的笑了一声,对丈夫的表现很满意,松开了手。 米国华为了弥补过错,立刻扑到了餐桌前狼吞虎咽起来。若是这形象让他的那些下属或者是商业合作伙伴看到了,恐怕会惊掉大牙。 徐桂枝没好气的白了丈夫一眼,说道:“佣人刚刚说小兰昨晚也回来了,都还没起床,你把早餐吃光了他们吃什么啊。” 米国华可怜巴巴的鼓着腮帮子看着老婆大人。 徐桂枝噗哧一笑,哼道:“吃你的吧,早餐多着呢,小心别噎着。我上去叫他们起床。” “小雪,起床了。”徐桂枝敲了敲米雪房间的门,却没有人应声,不由笑了笑。她知道自己的两个女儿都喜欢睡懒觉,平时的时候总是得她来叫她们起床。今天是星期天原本是不用让她们这么早起来的,但是家里还住着一个客人,总是得讲点礼貌的。 “小雪啊,快起来,别睡了。”徐桂枝又敲了敲门,还是没有反应,便扭开门把走了进去。 “咦,这小丫头难道去卫生间了?”徐桂枝带上房门,转而敲响了对面的房门。“小兰,起来吃饭了。” 米兰昨晚在酒吧喝的烂醉,回来的时候随意的泡了个澡倒在床上就睡死了,这会儿天已经大亮了,一晚上的补充睡眠酒也醒得差不多了。 被徐桂枝的声音叫醒以后,撑着有些晕沉沉的脑袋应了一声:“知道了,妈。今天是礼拜天你这么早叫醒人家干嘛?” 徐桂枝微微一笑,说道:“家里来客人了,是小雪的朋友,你快点起来,一起吃个早饭。”说着又迈开步子朝唐男的房间走去。 米兰嘟囔了几声,有些烦躁的扭动着娇躯,手臂挥舞了几下却猛然间触碰到了一个肉呼呼的东西,不由的一愣,再一抓,顿时惊得张开了眼睛。 唐男睡梦中觉得胸前一阵酥痒,抬手在胸前挠了几下,出一声含糊的梦呓:“别闹!”说着,翻了一个身,胳膊一搭,竟然将米兰搂在了怀里。 米兰顿时娇躯一僵,紧接着,整张脸由白到红,再由红到白,不知所措的看着躺在身边的男人,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米兰再父亲的公司打理了这么久也锻炼出了一点遇事不慌的镇定能力,虽然此刻的生的事情是那么的荒诞不稽,但她并没有如同一般女孩那样出刺耳的尖叫声。而是银牙一咬,一手撑起身子,一手死死的掐住了唐男的脖子,一双妙目正含怒喷火的盯着还在沉睡的唐男。 呼吸不畅终于让唐男转醒过来,一睁开眼就看到了一具白花花的娇躯俏生生的矗立在自己的身前。胸前两只玉兔和粉红色的蓓蕾随着剧烈的呼吸一上一下的跳跃着。 米兰这丫头有裸睡的习惯。 ——

上一篇   第021章

下一篇   第02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