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当我唐男是个不负责的男人?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294章 当我唐男是个不负责的男人?

洞穴中春色融融,男欢女爱的声音不断的从洞口飘散而出。洞口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小动物。若是此刻唐男和唐琳琳留意的话,就会现,这小动物正是他们先前采集红色果子果腹的时候,看到的那个小动物。此刻,那小家伙正眨巴着粉红色的眼睛好奇的看着洞内正着纠缠在一起的男女。或许是因为好奇的原因,这小家伙一会儿模仿唐男的动作,使劲的挺动着小腹,一会儿又尝试着模仿从唐琳琳的小嘴里飘散而出的旖旎的呻吟。只不过,学的四不像而已。 不知道过了多久,唐男终于感觉到小腹一阵紧缩,一股能量充斥到了挺动的尖端。接着一声闷哼,伴随着唐琳琳高亢的吟叫,唐男终于在唐琳琳的身体里留下了宝贵的精华。两人也在同一时间达到了。 之后,两人就这般躺在地上进入了睡眠状态。当然,并不是在做完这事以后就一定是要马上进入睡眠状态的。但是这样的举动非常的消耗人体的精力,有科学家就说过,男欢女爱是最好的保健项目。而此刻的唐男和唐琳琳却并非仅仅是因为精力的消耗,而是完全自然的进入到了睡眠的状态。 那小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到了洞里,先是围绕着唐男和唐琳琳来来回回的走了几圈。接着轻轻的一跃跳上了唐男的小肚子上。蹦了蹦,然后肥嘟嘟的屁股坐在了唐男的肚子上,睁着粉红色的眼睛滴溜溜的看着两人。 唐男轻轻的打起了小呼噜,而唐琳琳披头散的靠在唐男的肩膀上,秀遮住了面孔。小家伙或许从来都没见到过这么奇怪的事情和生物,再加上对刚刚两人所做的事情十分的感兴趣。不由的把注意力放在了两人的重点部位。 唐男的那东西经过冲刺以后,现在已经完全的退化回柔软的状态。而唐琳琳的神秘花园也是湿漉漉的。还可以看到点点的血斑。 小家伙挠挠肚皮,在两人的身上蹦跶了几下,又试着用粉红色的小舌头在唐男的身上轻轻的舔动了几下。或许两人都没有丝毫的反应,小家伙便很快的失去了兴趣。 接着,小鼻子轻轻的吸了吸,目光放在了一边熊熊燃烧的火堆上。火堆中的山鸡老祖包裹在泥团之中,此刻已经飘散出了阵阵的香气。小家伙似乎从来都没有闻到过这样诱人的香气。小屁股一撅,就跳下了唐男的肚子。小心翼翼的凑近了火堆。一靠近火堆,小家伙就感觉到一阵阵的热浪铺面。这种情况它还从来都没又遇见过,也不知道着熊熊燃烧的东西是什么,只是本能的感觉到这东西很危险,会伤害到自己。 但是那其中的香气又是太过吸引它的小鼻子,小家伙急的在火堆旁团团转,却苦于找不到方法进去一探。转悠的时间久了,小家伙就累了,目光略到一边的时候,看到唐男从外面采集来的大量的红色果实。小家伙顿时小眼睛一亮,扭着肥硕的小屁股凑到了红果子面前,毫不客气的一爪子一个抓起来就吃。 当然,食量就摆在那里。小家伙吃的肚皮滚圆的时候,也不过就消耗了一点点的红果子而已。转过头看到唐男和唐琳琳依旧躺在那里。小家伙扭着屁股又一蹦一跳的跳上了唐男的肚皮,小腿一收伏在了唐男的肚子上,然后歪过脑袋,慢慢的闭上了粉红色的眼睛。或许是唐男的肚皮非常的柔软,这小家伙从来都没有睡过这么柔软还热乎乎的东西,不由很快的也出了轻微的鼾声。 在火堆温暖的作用,躺在地上的唐男和唐琳琳睡的异常的香甜。这一梦,一直到天完全擦黑的时候,才醒了过来。而火堆在长时间的燃烧和无人管理的状态,只剩下几簇火苗还在坚持着。 最先醒来的是唐男,唐男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被火光照亮的洞顶。一转头就现了靠在唐男胸前的唐琳琳。唐琳琳还没有醒过来,虽然头凌乱了,但是在秀半隐半遮之下所展现出来的朦胧面孔,分外的诱人。娇艳的小嘴,挺翘的琼鼻,纤长的睫毛。一切一切都让唐男怦然心动。 只是,先前的记忆一下子的涌入了唐男的脑海里。唐男顿时心脏一拧,双眼瞪得的老大。天哪,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事情,自己竟然……竟然会…… 唐男突然现自己的脑子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般疼过,他都弄不明白刚刚自己为何会那般的冲动。竟然和唐琳琳做了男女之事。可叹他珍藏了这么多年的处男之身就在这火焰高涨的山洞之中被剥夺了。 唐男睁着眼睛看着洞顶想着自己的心事,却丝毫没有注意到此刻他的小腹上正趴伏着一个小家伙睡的正香甜着呢。 处男不处男其实只不过是唐男的一个心里坎子,原本是想次和媚儿生的。但是既然生了也便是生了,更何况,这种事情怎么也轮不到自己自怜自哀,影响最大的应该还是女方。 唐男不由的微微转头看向还在沉睡的唐琳琳,唐男不敢动的太厉害,生怕吵醒了唐琳琳,于是就这样躺着静静的看着唐琳琳。 不知道是不是两人已经又了夫妻之实的原因,唐男此刻看着唐琳琳的感觉既甜蜜又复杂。唐琳琳虽然有些男孩子气,脾气也有些男性化的野劲,但是她终归是个好女孩。从跳崖以后,唐琳琳的手一直紧紧的抓着自己,即便是昏迷都没有放开。就可以看的出来,这丫头在潜意识里是多么的在乎自己,尽管嘴上或许说的很不屑。 而那晚,两人酒醉接吻之后,这丫头对自己的态度也转变了许多。看的出来,自己在唐琳琳心目中的地位已经不知不觉的从一个极端转向了另一个极端。而唐男又何尝不是如此,其实早已经在唐男没有觉的时候,唐琳琳就已经在他的心中占据了一席之地。而此刻两人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以后,作为自己这一生的个女人。唐男又如何不能深刻记忆。 就这样看着唐琳琳,看了很久,也想了很多。唐男看不到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却想通了现在的情况。对于已经生的事情,作为一个男人自然是不能选择逃避和不敢面对责任的。做过的事情就得负责到底,这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真的汉子。 唐琳琳的小嘴砸吧了几下,惊醒了思绪翻飞的唐男。唐男看着唐琳琳小嘴蠕动的可爱模样不由笑出了声。或许这笑声影响到了已经快要醒来的唐琳琳,唐琳琳的睫毛颤了颤,慢悠悠的张开了眼帘。一下子就接触到了唐男那深邃的目光,不由吓得又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你醒了啊!”唐男柔声轻轻的说道。 “恩!”唐琳琳轻轻的应了一声,又慢慢的张开了眼睛,看见唐男还是那般看着自己,不由羞红了面颊,报赧的说道:“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唐男微觉尴尬,微微错开目光,说道:“琳琳,我们……我们……刚刚的事情你知道吧。” 唐男不说还好,一说出这话,唐琳琳顿时啊了一声,接着整张脸都变成田野里熟透的番茄。 刚刚的事情如同电影片段一般在唐琳琳的脑海里播放着,一幕幕羞人的画面让唐琳琳面上的殷红色一直蔓延到了脖颈。面对这样的事情,唐琳琳作为一个女孩子又怎能不害羞,虽然她一向以刚强的形象出现,但是这一刻,她却羞涩的不知所措。低下眼帘,连看一眼唐男的勇气都没有。 唐男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面对羞涩的唐琳琳他心里又何尝不尴尬不复杂,于是两人都选择了沉默,此时无声胜有声。 只是时间久了,唐琳琳的性子便也忍不住了,轻轻的抬起眼帘,看着似乎有些微微走神的唐男,嗔道:“你在想什么呢?” 唐男回过神来,轻笑道:“没想什么啊,琳琳,咱们……” 话说到一半,唐男又卡住了,有些话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面对唐男的尴尬,唐琳琳作为女孩子,倒是表现的洒脱起来。扑哧一笑,说道:“你怎么比我还害燥呢,莫非你是……呵呵……哈哈……” 唐男被唐琳琳这般一调笑,倒是很快的丢掉了尴尬,眼珠子一瞪,哼道:“莫非什么莫非,老子本来就是处男。” 唐琳琳一愣,转而睁着水淋淋的眼睛看着唐男,大眼睛里写满了感情,似乎向唐男在表达着什么。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唐男被这丫头突如其来的眼神看的心里有些毛。 唐琳琳扑哧一笑,接着将脑袋轻轻的搁在唐男的胸前轻轻的磨蹭着,幽幽的说道:“阿男,现在处男可是比还要稀少啊。你这么多年是怎么活过来的?” 这话跟踩了唐男尾巴似的,让唐男激动起来,“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处男难道就不用活了啊。老子是处男,老子一样活的很好。” 不过,话说到后面,声音又低了下来,“不过,现在老子不是了。” “哎呦,你还伤感呐你。再伤感也轮不到你啊。老娘我也是呢。”唐琳琳抬起俏颜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唐男有心调笑唐琳琳,故意睁大眼睛看着唐琳琳说道:“什么,你还是?不是吧,这都什么年代了,像你这么大年纪的女人还是的那可以列为国家级保护动物了啊。” “去你的。”唐琳琳给了唐男一粉拳,目光却变得黯淡起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久久的都没有出声。 唐男不由奇怪的问道:“琳琳,你怎么了?” 唐琳琳闻言,轻轻的一笑,说道:“没怎么。”话是这么说,但是眼神中的失落却是看的一目了然。 唐男不由心里一疼,轻轻的抬手抚摸着唐琳琳凌乱的头,说道:“傻丫头,心里有什么话,就说出来。憋在心里会闷坏的。” 唐琳琳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道:“算了,我也没想什么,现在年轻人生关系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我那么在意干什么,呵呵,真可笑。” 唐男的指尖猛地一颤,抬手托起唐琳琳的下巴,盯着唐琳琳的眼睛,说道:“你觉得我唐男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唐琳琳看着唐男没有说话,只是眨巴着眼睛,似乎在期盼着唐男说下去。 唐男用十分坚定地语气说道:“琳琳,你放心,我唐男不是那种玩完就甩的男人。我既然跟你生了这样的关系,我就应该负责任,我……” 说到一半,唐男的话又卡住了,虽然嘴上说着负责任,心里也想着负责任。但是这个责任究竟该如何去负,唐男却毫无头绪。结婚么?那媚儿怎么办?还有……还有那些女孩子都应该怎么办呢? 唐琳琳原本期盼的眼神又重新黯淡了下去,声音低迷的苦笑道:“你不说我也知道,是因为小雪吧。” 唐男楞了一下,接着是苦笑,其实又何止小雪一人呢。 “放心好了,阿男,我知道你是个负责任的男人,你能这样说我心里真的……真的很感动。但是我知道现实是怎样的,刚刚的事情你我就当没生过吧。” “扯淡。”唐男脸一板,语气坚决的说道:“你能当做没生过,我不能,我有我应该去负的责任。” 唐琳琳闻言冷笑了一下,说道:“好啊,那你说说看,你要如何负责任。拉着我去告诉小雪,咱俩生关系了,你现在要跟我结婚?你敢么?你敢对小雪这样说么?”. 唐琳琳的话让唐男彻底的沉默,他的感情线现在已经乱成了一团麻。责任对于唐男来说很重要,但是这个责任怎么去负呢? 唐琳琳看着唐男不说话,语气又温柔了起来:“阿男,说实话,我现在的的确确是爱上你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爱上你的。但是我知道我们俩个即便是可能在一起,也会伤害到别人,更何况我一直都把小雪看做是妹妹。我怎么忍心做出伤害她的事情,阿男,听我的,咱们的事情就当没生过。或者,你当是一场春梦也可以。” 谁都看不见,当唐琳琳洒脱的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心里却在流泪。

下一篇   第17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