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阿男,你醒了啊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289章 阿男,你醒了啊

随着这一声炸雷般的意识流在脑海里散开,在他的意识空间里,那条毒蛇的七寸被唐男的意念狠狠的击中。如同中了杨过的暗然掌一般,那条蛇的七寸之处愣是被唐男的意念轰出了一个圆溜溜的小洞。 毒蛇瘫软在地,唐男却依然没有从意识流状态中清醒过来。或许应该这样说,唐男本身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处在一个什么样的状态。现实和虚拟是无法分辨的,以前其实也是这样,只是在清醒以后,才会现自己先前的状态。 当然,这样的状态也不会持续太久。当周围的景物慢慢的还原在瞳孔里,唐男终于从那种如同坐定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时间便想到了那条毒蛇,因为以前在唐男进入这种状态以后,所做的事情跟现实中是断开的。换句话来说,就是唐男沉浸在那种状态中时,即便是杀死了毒蛇,跟现实中的毒蛇也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但是当唐男的目光聚集在毒蛇的身上时,却让他现了一个让他大吃一惊的事实。那条毒蛇惨死在自己的身前,七寸的地方被狠狠的洞穿了。这一下,唐男不禁有些怀疑,忍不住捏捏脸皮,又看看周围的景物,再看看唐琳琳。等到唐男断定自己不是沉浸在那种状态时,不禁心中疑窦丛生。 这真的是自己做的?难道自己真的能用意识流去杀死这条毒蛇。记得以前的意识流可以操纵物体,但是意识空间里的操控和现实是分开的。而现在现实和意识空间达成了一致。这是否表示在自己身上不断出现的种种能力又进化了一种。 如果这种猜想成立的话,那么以后自己岂不是比子弹还要厉害?杀人于无形之中了啊。 唐男越想越是兴奋,却耐不住一阵疲倦感侵袭而来。眼前忽然一黑,又昏睡了过去。 唐飞早上起来的倒是很早,兴冲冲的跑来唐男这边,一是想喊唐男和唐琳琳一起去吃早餐。二是想问问俩人昨晚玩的如何。 但是推开唐门的房门以后,却看到床上空无一人。不由惊咦了一声,“这小子不会起来的这么早吧?就算起来的很早,也不至于看不见人呐!” 唐飞又叫唤了几声,但是还是没有唐男的回应。唐飞便确定了唐男不在这间屋子。唐飞有些郁闷的出了屋子,转而来到了唐琳琳的房门前,忽然脑子一亮,想到,难道唐男在琳琳的屋子里? 转而,又极具奥林匹克精神进行了散性思维。加深一步想到了,难道唐男昨晚压根就没有回去睡过。也就是说,昨晚唐男是在琳琳的房间里过夜的? 想到这一点,唐飞不由的贼笑起来。也不敲门,轻轻的弓膝屈腿,猛然一弹,身子拔地而起,轻飘飘的落在了外院的墙上。接着纵身而下,又轻飘飘的落在了院子里。 唐飞此刻如同鬼子进村一般小心翼翼的摸进了唐琳琳的闺房外面,然后穿过院子小心的靠到了墙边。慢慢的移动到了唐琳琳的房间窗口边上。看到窗户半开着的。唐飞忍不住暗赞了一声天助我也。接着,悄悄的,悄悄的,将脑袋,或者说将半只眼睛凑到了窗户边上。 朝里面一看,唐飞又郁闷了,怎么床帘是拉起来的。唐琳琳睡的是古式的雕花木床。床的周围并不像现代床那般毫无遮拦。而是周围有床帐帐起来的。粉红色的,漂亮倒是很漂亮,只是阻隔了我们唐飞同志的视线,破坏了他的偷窥大业。以及捉奸在床的决心。 唐飞急得团团转,咋就把床帘给拉起来了呢?这是床帘不是窗帘,也就是那床帐给拉起来了。 唐飞躲在窗外踌躇了半天,干脆一狠心,悄悄的一猫腰,从那半开的窗户里面钻了进去。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化解了落下去的力道。没有任何声音的出现在了唐琳琳的闺房里面。这几个滚其实就已经到了雕花木床的边上,唐飞慢慢的抬起头来,先是屏气凝神的听了听,但是什么声音都不曾听到。 唐飞不禁疑惑起来,凭他的听觉不可能近在咫尺都听不到床上的呼吸声啊。要知道像他这样从小练武又小有成就的人,听觉比普通人不知道强了多少倍。就算是特种侦察兵跟他比起来也差远了。况且,人在睡眠的时候并不是无声的,就算是再细微,也会出呼吸的声音。这样的声音,隔的远了,唐飞或许听不见,但是这就靠在床边呢,没道理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啊。 唐飞心里疑惑不解,同时好奇心也越的强烈。顾不得这床是妹妹睡的,也顾不得床上是不是真如自己猜想的那般,睡着唐男和琳琳。这家伙悄悄的抬手,掀开了窗帘的一角,小心翼翼的将眼睛凑了过去。 “咦!” 这一下,唐飞可就是彻底的愣住了。因为透过窗帘,唐飞看到唐琳琳的床上空无一人,被子叠的整整齐齐的。这让唐飞原本的猜想落空了,难怪刚刚听了半天也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原来床上压根就没人。 唐飞不由懊恼的站起了身子,不由拍拍脑袋想到。这俩人都不在房子里面,大早上跑到哪里去了啊。 唐琳琳不在,预想的唐男也不在,唐飞失去了兴趣。无精打采的出了屋子,又看了看唐男那边的院子。让后调转头朝食堂那边找去。 唐门的吃饭的地方都聚集在唐门自己的食堂里。这是唐门吃大锅饭的规矩,当然你也可以如同唐琳琳那般买好了端回来。只有像唐琳琳的爷爷那种辈份的人才有资格享受单独的饮食和送到位的服务。 唐飞以为俩人已经先去了食堂,一边暗骂这俩人一点都不够一起,一边朝食堂的方向揍去。 可惜的是,唐飞在食堂里也没有看到唐男和琳琳,唐飞心里不由的觉得有些不对劲起来。只是他仍旧没有往坏处去联想。而是独自一人在唐门转了一圈,拉了好几个人问了有没有看到琳琳和唐男。见没有人看到,唐飞又直奔了唐老爷子那里。 唐琳琳醒来的时候差不多是中午,这时候太阳正烈,谷中潺潺的流水如同一动听的交响乐。奇花异草也散出迷人的香气。 睁开眼皮,唐琳琳也如同唐男那般,有些不太适应这样强烈的光线。再加上昏迷了这么长时间乍醒来,这太阳穴跟锥子刺着似的疼痛。眼泪也如同唐男先前那般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等到瞳孔微微适应了光线,唐琳琳便试着想转过脖子看看,谁知道脖子刚一疼,就一阵钻心般的疼痛袭来。压得唐琳琳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等到那股疼痛感消失以后,唐琳琳这才又试着缓缓的移动着脖子。同时,有了刚刚的教训,唐琳琳也试着轻轻的抬着胳膊。 谁知道胳膊移动,腰上一用力,又一股刺心般的疼痛感从腰眼间传了过来。唐琳琳顿时有窒息的感觉,没办法实在是太疼了。 这种感觉慢慢的褪去以后,唐琳琳放乖了,不敢在乱动了。而是睁着眼睛看着天空。同时暗暗运气家传的唐门气功调理着身上的血脉运行。 唐琳琳跟唐男不同,唐男没有练过功夫更没有练过气功,但是唐男的身体素质要比唐琳琳强了许多。这是他身体生异变以后的结果。会在关键时刻产生自我保护的作用。所以唐男醒来的时候身上也很疼痛但是相比较而言,唐男的恢复时间要快了许多,程度也轻微了许多。 但是唐琳琳就没有那么好的身体素质,可是有一点,唐琳琳练过气功。从前在受伤以后就是使用气功去调整身体里的血脉。这比任何药物都要有效。所以唐琳琳在运用气功调整浑身的血脉以后。很快的便将整个身体的机能恢复了。 等到收气归丹田以后,唐琳琳轻轻的左右扭动了一下脖子,咯哒咯哒几声响,脖子已经完全没事了。身子又轻微的动了一下,没有出现疼痛的感觉,唐琳琳腰部一挺从地上挺身坐了起来。 这一下,谷内的情形她是尽收眼底了。但是当周围的情景映入唐琳琳的眼里的时候,唐琳琳彻底的愣住了。一如先前的唐男一样,唐琳琳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转而也是联想到了落崖前的一幕,然后就想到了小豆子。唐琳琳的脸上不由罩上了一层愤怒和迷惑的神色。 小豆子在她的印象中一直是个懦弱老实的家伙,但是这样一个懦弱老实的人为什么要对自己和唐男下如此狠手呢?难道是报复自己曾经的行为?可是那仅仅是同门之间的切磋,还不至于为此动了杀机的程度吧。可是,若不是这个原因的话,唐琳琳也实在是想不出第二个原因。 摇摇脑袋,唐琳琳甩开了闹钟的杂念。紧接着想到了唐男,刚刚扭脖子的时候她似乎看到了身边躺着一个人,连忙转过头去,果然看到躺在身边的人正是唐男。这一下唐琳琳放心了,也就在这个时候,她才现,自己的一只手竟然还牢牢的抓着唐男的胳膊。而自己竟然没有任何的察觉。 松开了手,唐琳琳轻轻的移到唐男的身边,摸了摸唐男头部,有热度,又试了试鼻息。确认唐男这家伙没有出事,唐琳琳松了一口气。说实话,她还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地方。若是自己莫明其妙的出现在这个地方,而唐男却不在的话,那她可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或者说,自己在这个地方,唐男也在这个地方,却已经英年早逝了,那唐琳琳恐怕也没了求生的想法了。 好就好在,俩人都相安无事。这一下算是大难不死了。 唐琳琳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唐男的全身,确定唐男的所有零件都是齐全的。这才将目光移到了周围,谁知道目光流过唐男身前的时候。唐琳琳看到了一条五彩斑斓的蛇,不由的吓了一大跳。这种蛇,唐琳琳认识。专门在山里出没,但是并不常见,是毒蛇之中的极品。可以列为国家保护动物了,因为非常的稀少。这蛇的学名叫什么,唐琳琳也不知道,只不过山里人都称之为“彩链子”。 这种蛇攻击力极强,而且奇毒无比。以前唐门中就有人遇到了这样的人,并且被咬了一口。当场就毒身亡了。等到现的时候,整个身体都是乌青色的。 所以唐琳琳看到这蛇的时候吓了一大跳,这么稀少的东西都给自己碰上了,真的可以去买彩票中个五百万了。她以为是活的,立刻神经就高度紧张了起来。但是看了半天,这蛇还是在那地方一动不动。 唐琳琳不由疑惑起来,在仔细的一瞧,不由惊咦了一声,因为她看到蛇的七寸之处,一个圆溜溜的小洞正透着光线。 “这是死蛇?而且是被洞穿了七寸之处而死。”唐琳琳迅地找出了毒蛇的死因,但是另一个问题又跳了出来,这条蛇是谁杀死的呢?这里除了自己就是唐男了,唐男这家伙还没醒,自己也是刚刚才醒来,难道有谁在帮助自己和唐男? 唐琳琳不禁转头看了看,看看这山谷之中会不会出现一个像武侠中才会出现的隐士高人。 但是,显然是让唐琳琳失望。张望了半天连个鬼影子都没看见,唐琳琳不由苦笑了一下,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没事瞎想起来了。 唐琳琳放弃了对那条蛇的研究,还是把注意力对准了唐男。看到唐男还在昏睡,唐琳琳不由暗自念叨道:“这家伙怎么还不行。“一边想着一边轻轻的伸手将唐男脸上沾上的泥巴擦了擦,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动作惊扰到了昏睡当中的唐男。唐男这家伙竟然咂巴咂巴嘴,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唐琳琳见状不由心里一喜,惊喜的看着唐男说道:“阿男,你醒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