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杀气凛然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288章 杀气凛然

唐男和唐琳琳玩性都挺重,此刻都沉浸在对面崖壁上那些奇形怪状的石头上,哪里会注意到身后小豆子的动静。所以在小豆子挥起双掌砸向俩人身后时,俩人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的临近。 “啊!”两声惊呼同时响起,尽管唐琳琳是练武出生,但是在这猝不及防之下,根本做不出任何有效的反应。只能下意识的一把抓住了身边的唐男,两人顺着崖壁飞的落下了。 小豆子惨笑一声,目光痴愣的盯着对面的怪石岩,忽然间双膝一软,跪了下来。接着跟疯子似的一阵狂笑,却笑的泪流满面。 或许很多人很难理解小豆子的做法,其实不然。要知道,人的心理是最复杂的东西,其复杂多变的程度甚至过了人的大脑。小豆子的确是一个极端懦弱的人,但是从心理学角度来讲。长期的懦弱心理会造成强烈的叛逆心态和一种病态的执着。当然,也可以称之为心理变态吧。 小豆子所执着的东西,就是唐琳琳。这一点除了小豆子自己,没有任何人知道。但是小豆子确确实实是一直喜欢着唐琳琳的。虽然明知道自己跟唐琳琳是不可能的,但是那种病态的执着却让小豆子固执的要求自己得不到的,也不能让别人得道。 所以,当唐男以唐琳琳未婚夫的身份出现时。小豆子的那种变态心理终于作了,像他这种人根本没有任何的人生目标。能让他觉得快乐的事情就是每天都能看到唐琳琳,哪怕每天被她暴打也无所谓。所以当他现唐男的出现已经危及到他仅存的快乐时,小豆子便产生了亲手去毁灭的冲动。 而唐男和唐琳琳也好巧不巧的正好要去唐门外面转转,又好巧不巧的唐飞这家伙还在睡觉,更加巧不可耐的是半路遇到了小豆子。这就给小豆子创造了绝佳的机会。不得不说,人在心理产生变态的时候,执着的思维会产生跨越性的剧变,仅仅是出去转转,就立刻让小豆子的脑海里清晰的产生一套毁灭眼前俩个人的思路。 一直跪到傍晚,夕阳西下,小豆子才站起了身子,没有任何的表情的朝原路返回。等到翻墙而入回到唐门的时候,正好撞上了要翻墙出来的唐飞,小豆子顿时心虚的底下了脑袋。唐飞却是一把抓住他,问道:“小豆子,你这是到哪儿去了啊,搞到现在才回来。” 小豆子连忙紧张的说道:“没……没去什么地方,师傅要我下山转转有没有什么好采购的东西。” 小豆子平时说话就是这样一副德行,唐飞自然不会有任何的怀疑。闻言点头说道:“对了,你下山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你的琳琳师姐还有师姐夫啊?” 小豆子赶紧摇头说没看到。 唐飞不由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俩家伙出去玩也不叫上我,这会儿肯定躲在哪里亲热呢。” 说着松开了抓着小豆子肩膀的手,说道:“你回去吧,我出去转转看看能不能遇到他们。” 小豆子闻言赶紧低头走了。 话分两头。 唐男和唐琳琳落崖以后,很幸运的落在了那条如蛇般蔓延的支流里。幸运的是,这里并不是万丈深渊,你可千万别相信那些武侠中间所说的,某主角从万丈深渊掉下去,还能不死的鬼话。就算是落下的时候,是落在水里。那一瞬间的压力,以及河的深度都不可能决定人还有活命的机会。这一点学过物理的都应该很清楚。 而唐男和唐琳琳落水的山崖并不高,下面的支流潺的很急,这无疑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卸力点。即便如此,唐男和唐琳琳落水以后也被那一瞬间的冲击力压迫的昏迷了过去。所幸的是,唐琳琳这丫头即便也同样昏迷了过去,但是她的手却一直紧紧的抓着唐男的胳膊。两人被支流的流动迅的带向了远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唐男最先恢复了意识。费力的睁开眼皮,却又不堪重负的重新闭了起来,浑身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知觉。再想睁开眼皮时,一阵强烈的眩晕感在脑海里冲击起来,唐男又昏睡了过去。 唐飞傍晚的时候出去,快十点钟的时候才从外面回来。这家伙在外面没有寻到唐琳琳和唐男俩人,心里也不是很在乎,自然也不会联想到什么危险。这唐门附近的大小山峰,唐琳琳从小到大早就玩腻了。再说,这俩都是大人了,到了时间自然会自己回去。唐飞找不到俩人便下了山去找山脚底下的船老大喝酒吃烤鱼。回来的时候已经有些微醉,便也没心思去看看唐男和唐琳琳,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倒头便睡。 同样的,唐琳琳和唐男俩人虽然没有吃晚餐。但是唐门的人并没有在意,两个小俩口想要做什么,谁有那心思去管啊。 这一夜,小豆子睡的极不踏实。恶梦一阵接着一阵的来袭,总是满身冷汗的从睡梦中惊醒。 太阳出来了,红彤彤的像是妈妈做的咸鸭蛋黄。 唐男再次从昏睡中清醒过来,这一次睁开眼皮倒显得不那么费力了,只是瞳孔接触光线以后,一阵说不出的酸痛。太阳穴像是被两个小锥子刺着似的。胀痛的两眼情不自禁的留下了泪水。 “原来我还没死。”唐男不禁有些庆幸,对于无神论者的他,不会像有些里的主角一样,做作的来上一句,啊,我现在是不是在地狱里面,这里就是地狱么?所以,当唐男意识恢复的时候,他时间就确定了自己没死。 想要抬起胳膊,谁知道仅仅是手指动了动,全身骨头就像是断了似的,无处不疼。唐男只好放弃了这个打算,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脑海里开始迅的回忆起落崖前的一切,不用怀疑,将自己和唐琳琳推下来的肯定是那小豆子。但是自己和小豆子无冤无仇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难道是为了报复以前唐琳琳欺负他? 可是也不会啊,按照唐飞的描述,小豆子应该是天生的懦弱性格,在唐门中一直都是扮演着被欺负的角色。就算是有报复心理也不会单单找唐琳琳这个女性同胞,而且完全是突然的。唐男不相信,这事情是小豆子事先策划好的。因为要不是半路遇见小豆子,根本不可能带他一起出来游玩。 左想右想,唐男都想不出这其中的缘由,不由笑笑放弃了。忽然脑海中一声炸雷,唐男记起来了唐琳琳。这丫头跟着自己落崖,现在在哪里。 唐男一惊之下,也顾不得全身酸痛,憋住一口气,猛地做起了身子。这时他才感觉到自己的胳膊一直被紧紧的抓着,唐男转头一看,唐琳琳这丫头正躺在自己的身边。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让唐琳琳即便昏迷了这么长时间,小手还是那么有力的抓着自己的胳膊。不让俩人分开。 唐男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转头看了看四周。不禁苦笑了一下,四周是山谷环绕,密封的看不到一点出路,显然这是一座没有被现,全封闭的山谷。至于两人是怎么被水流带到了这个密封的山谷里面,唐男很快便找到了答案。因为他看到了瀑布,很显然,水流一直带着他们漂泊,最后从这瀑布上滚落了下来,落在了下面的小河里,又被冲到了岸边。 意识到了此刻所处的环境,唐男郁闷了,这密封的山谷该如何出去呢?不过看看这周围的景色,倒是美丽异常,此刻已是初夏,山谷之中,草被茂密,奇花异朵竞相绽放。还有许许多多奇怪的果树,坠着一颗颗沉甸甸的果实。 唐男闭上眼睛试图让脑子清醒一下,再睁开时,唐男把目光落在了身边的唐琳琳身上。轻轻的抬起胳膊,忍着酸痛的感觉,将微微有些颤抖的手指伸到了唐琳琳的鼻子旁边。 “唔,还有气。” 唐男放下了心,他相信俩人大难不死,必然会有后福的。只是唐琳琳到现在没醒,他也是浑身酸痛,什么都干不了。索性再次躺下了身子,闭目养神。 幸运的是,此刻正是夏季,即便俩人在水中泡了那么久,被这阳光一晒,很快褪去了身上的潮气。昨晚俩人都处在昏迷当中,即便是有凉意,两人也是感觉不到的。 山谷之中多有奇兽异虫,但是唐男和唐琳琳昏睡了一夜并没有遇上这些奇兽异虫。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幸运,但是不幸的是,在唐男躺下不久之后,一阵咝咝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唐男猛地睁开眼睛,因为这声音听起来十分的耳熟。电视剧无数次的描述过这种声音,能出这样声音的东西只有一种动物,那就是蛇。 唐男凭着听觉迅的将目光锁定在了十点钟的方向,一条浑身斑斓头呈三角的无名蛇身上。这条蛇离自己和唐琳琳大约还有十几米的距离,但是正快的靠近。唐男并不懂得去分辨蛇的种类,但是基本常识还是让他知道。这条色彩斑斓,头呈三角的蛇是一条毒性猛烈的毒蛇。 这一下,唐男坐不住了。这条蛇的目标显然是自己和唐琳琳俩人,按照时间来算,这条蛇最多还有几秒钟就会游到自己和琳琳的身边。唐男一时情急之下,也想不出任何妥善去解决的方法。加上身上酸痛难耐,唐男根本连防御的能力都没有。不由的浑身冷汗直冒,双眼紧紧的盯着愈游愈近的毒蛇,神经高度的紧张。 不出唐男所料,这条蛇的攻击目标正是自己和唐琳琳两人。也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毒蛇已经游到了身边,舌头微微的扬起,不断的吐着杏子。却没有立刻攻击。 唐男紧张的盯着它,琳琳在自己的身后,这条蛇若是想要攻击的话,个目标肯定是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只有自己是清醒着的,那也唯有自己独自去面对这条毒蛇。 看到毒蛇没有立刻进行攻击,唐男不禁生出了一丝侥幸心理。难道这条蛇也有好奇心,只是过来看看,不打算咬人?脑海里又响起了周星驰在上海滩赌圣中救丁力的那一段场景。运起特意功能,然后念着,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可惜的是,毒蛇并没有因为唐男的侥幸而停止攻击。而是在停留片刻以后,猛地弹地而起,张开嘴朝唐男的喉管咬去。 唐男紧张之下,全身的潜力一瞬间挥到了极致。飞快的身后,梦里的扇过,“啪”的一声响,毒蛇被唐男扇飞了几十米。 唐男不禁呼出了一口长期,胳膊跟千斤似的,沉重的难受。刚刚那一下,几乎耗干了唐男身上所有的力气。 而远处的毒蛇紧紧是打了几个滚以后,又重新斗志昂扬的吐着杏子朝唐男冲来。唐男刚刚的那一下,显然已经惹怒了这条毒蛇。 看着毒蛇再次逼近,唐男已经没有能力再去抵抗了。悲哀的看着毒蛇迅的靠近,唐男突然牙关一咬,心里狠下了念头。妈的,咬吧,你咬了老子,你也别他妈想活。老子拼命也弄死你个小畜生。 抱着这样的想法,唐男注意着毒蛇,打算舍身成仁。毒蛇在被唐男扇了一次以后,变得谨慎了许多,停靠在唐男身边的时候,没有立刻的攻击。而是吐着杏子不断的摇摆着身子。似乎在寻找哪个攻击方位比较有利。 唐男的目光紧紧的锁定着它,双方都停留在互相试探僵持的局面。 不知道是不是精神高强度集中的原因,唐男忽然现自己的视线闪烁了一下,周围的画面一瞬间变得模糊起来。一种奇妙的状态再次出现,这样的状态在唐男烧伤出院以后出现过几次。 唐男的目光由模糊变得清晰,他的世界里再一次抛弃了周围所有的景物,只剩下那条毒蛇。 毒蛇仿佛一道痕迹被刻画进了他的意识空间里面,唐男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这条蛇上,准确的说,是集中在这条蛇的七寸之上。猛然,一种玄妙的感觉在心头冒起,唐男的脑海里传来一阵杀气凛然的念头。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