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酒醉后的疯狂和甜蜜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286章 酒醉后的疯狂和甜蜜

这一天的光景几乎都流连在唐门内的各处风景上,唐男自然是赞不绝口。唐琳琳则是很久没有回到唐门,虽然是陪着唐男,倒也是看的津津有味。浑然忘了当初要陪唐男回唐门时的那种欲羞欲死的尴尬。唐飞这家伙天天都在唐门里面,自然对唐门里面的风景并不是很感兴趣。但是陪着唐琳琳和唐男,三人一起,笑话不断,倒也是其乐融融。 唐门的规矩很严格,虽然比不上军事基地。但是很多方面却差不了多少。习武之人最重要的就是维护一个良好的习惯。所以在唐门很少会出现什么都市之中的夜生活。如果没有大型的宴会或者是什么活动的话,几乎天擦黑的时候就都回房了。当然你看些电视节目什么的,还是没有人去理会的。但是如果看的很晚,第二天早上爬不起来的话,那问题就大了。 唐男是头一回来唐门,又是以客人的身份进来的,自然不在规矩之内。唐琳琳乍回唐门,凭她的性格自然也很少把规矩看在眼里。唐飞这小子是老油条了,按照他的标准现在完全是可以授徒了,有人陪着,自然不愿意那么早睡。 所以这三人一商量,晚上来个烧烤晚会。唐飞这小子去厨房偷了许多食物,鸡啊鱼啊羊肉啊之类的,当然这小子还不忘记抱了两坛子的烈酒。三人来到后山不显眼的地方搭了一个火堆。 食物用铁签穿起来放在火上烤着,出滋滋的声音。此时已是夏天了,虽然是在山里,温度略微比外面低了一些。但是三人靠在这火堆旁边,却也是汗如雨下。但是三人都是兴致勃勃,丝毫不在乎这不知道是烤肉还是烤人的场面。 山里的柴火特别多,火堆旁边就聚了一堆。当然,唐飞这家伙是山里长大了,对这里的东西自然都很熟悉。唐琳琳也不陌生,而唐男则有些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了。 譬如这烤肉的柴火就是有选择的。理论上说,虽然什么柴火都能烤,但是出来的东西那绝对是不一样的。烤食物的柴火必须选择一种特殊的植物躯干和枯叶,这植物的名称唐男也没记住。只知道这东西烧着以后,散出阵阵的香气。跟香料差不多,再配上烤肉的香气,真是让人垂延欲滴。 唐飞排开酒坛的盖子,一股酒气铺散出来。唐飞笑着说道:“这俩坛酒是我从爷爷的酒窖里摸出来的。有几十年了,好东西啊。你们稳稳,这香气,多醇正啊。” 唐男脸色有些苦,说实话,来的时候拉着唐飞在船上喝酒。无非是为了增进男人之间的友情,拉拉关系。但是唐男的酒量也就那样,昨晚宴会他还能趁人多挡酒。但是现在就三个人,他是怎么挡也挡不住啊。这几十年的两坛陈酒下肚,没二话,肯定醉倒。 但是唐飞兴致勃勃,唐男自然也不能说什么煞风景的话,于是强笑着点头,故作豪迈的说道:“好,咱们不醉不归。” “好,妹夫,我就欣赏你这股子豪气。”唐飞高兴的大力的拍着唐男的肩膀。 一边的唐琳琳见状,不乐意了。她性格本来就带着一股男孩子的野性,见俩大男人抱着酒坛子,仿佛就他们能喝酒似的。顿时小手一扬说道:“还有我呢,你俩急什么。” “你也要喝?”唐男诧异的看着唐琳琳,猛然想起来,这丫头当初在张导请客的时候,可是一显花木兰的威风,千杯不倒啊。只不过出了门才倒而已。 唐琳琳眉头一皱,哼道:“怎么?我为什么就不能喝。你可别忘了,当初在酒桌子上,是谁帮你挡的酒。” 说实话,有些东西一说起来就跟逻辑缠上了关系。唐琳琳不自觉的就想到了,要是当初不跟唐男去摄影棚,事后不跟他一起喝酒。那么俩人就不会睡在了一张床上。第二天也不会好巧不巧的被爷爷给看见了。爷爷也就不会现唐男这家伙的外貌跟他爷爷年轻的时候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婚约和现在的唐门之行了。 “是是是。”唐男拍着脑袋笑道:“你不说我倒是给忘记了,琳琳你这丫头可是海量啊,来,这坛给你。” 唐男巴不得有人把他的酒拿走呢,自然就顺手把怀里的一坛酒给了唐琳琳。 一边的唐飞却是说道:“这可不行,你这坛酒交给琳琳,你喝什么。” 唐男倒是鬼机灵,眼珠子一转笑着说道:“大哥,我跟琳琳都是一家人,自然喝酒不分家喝这一坛子酒。你呢,独自解决一坛子,你看怎么样?” 唐飞一琢磨,也的确这样。便笑着点点头说道:“好,那咱们三个就不醉不归。” 三坛酒下肚,食物已经所剩无几了。唐飞这家伙酒量虽然不错却也压不住这陈年老酒。此刻面色微红已经出现了醉意。而唐琳琳这丫头小脸在火光下更是娇红的可爱。唐男虽然想耍些小聪明。但是无奈,唐琳琳这丫头愣是给他灌了好几口。此刻也是头重脚轻。 唐飞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晃了晃身子,才稳住,傻呵呵的笑道:“痛快,呵呵,痛快。” 唐琳琳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唐男倒在了一起,准确的说是靠在了一起。听到唐飞的话,唐琳琳眯着眼睛醉醺醺的笑道:“哎呦,好饱啊,肚子撑死了。” 唐飞飞起脚将火堆踩灭了,笑呵呵的说道:“时间也差不多了,我现在忒想倒在床上好好的睡上一觉。咱们到此结束吧。” 唐男求之不得,唐琳琳也没有意见。三人摇摇晃晃的往回走着。 路至中途的时候,唐飞跟俩人分开回了他自己的住所。而唐琳琳和唐男是同路,走在夜间的小路上,晚风轻轻的抚摩着面颊。唐男不禁轻轻的哼起了不知名的小曲。 奇特的是,唐琳琳这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主动的挽住了唐男的手,俩人状似亲密的悠闲散步。仔细看去,俩人是这般的搭配,倒像是老夫老妻了。 俩人谁都没有说话,换作平时,唐男肯定是要调戏唐琳琳几句。唐琳琳也不会少了挖苦唐男一下。但是此刻不知道是不是在酒精的作用下,俩人都十分的享受这酒后的宁静。 到了门口的时候俩人就要分开了,虽然是隔了一面墙,但是俩人总归是要回各自的房间。不知道为什么,唐男突然有一种想要抱着唐琳琳回房间的冲动。 而他不知道的是,此刻唐琳琳却也不想就这么跟唐男分开。似乎这样挽着唐男,这样散步,是这辈子都没经历过的,可以称之为幸福的事情。 所以俩人的脚步都顿住了,谁都没有再动。最后还是唐男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子面对着唐琳琳,看着唐琳琳那酒后微红的脸颊仿佛染上胭脂的美玉般夺目。不由一股热流冲进了脑海,唐男脑袋一低,就吻住了唐琳琳的嘴。 唐琳琳浑身一颤,却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没有推开唐男。反而任由唐男予取予求,最后竟然主动的抱住了唐男。 天上的月亮散出柔润的光彩,将地上一对年轻人的影子拉的很长。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终于分开了。只是唐琳琳依然抱着唐男,脸上却更红了。而唐男也神情的看着唐琳琳,眼里闪烁着迷醉。 “去我房间坐坐吧。”唐男轻轻的说道。 唐琳琳点点头,从来都没有过的乖巧。 打开远门,俩人走了进去,唐琳琳依然挽着唐男,唐男依然一言不。 回到屋里,唐男在床上坐了下来。他是自然,唐琳琳却微微有些尴尬,最后还是选择坐在了唐男的身边。 不知道什么原因,俩人都没有开口说话。或许沉默是此刻最好的氛围,但是沉默久了,憋了一肚子话的俩个人却都有些忍不住了。 “你!” “你!” 两人竟然不约而同的同时开口说话了,接着俩人都是一笑。唐男撑起手臂后靠在床上,笑呵呵的说道:“你想说什么,你先说吧。” 唐琳琳也微带效益,捋了一下丝说道:“还是你先说吧。” 唐男却是苦笑一声,说道:“我刚刚想说什么,我给忘记了。” “我也是。”唐琳琳的话说完,俩人不免又是一阵笑声。 “其实我觉得你这丫头还是挺不错的,就是脾气倔强了些,男孩子气也重了一些。”唐男忽然笑着说道。 唐琳琳的嘴角略微翘了翘,酒醉以后的人,会变得特别的感性。唐琳琳就是如此,所以她现在的表现才那么的像女人,跟平时截然不同。 “是么?其实我觉得你也挺不错的。就是有的时候流氓了一些,无赖了一些。”唐琳琳说完,忍不住捂着小醉咯咯的醉醺醺的笑了起来。 唐男噗哧一笑,说道:“这还能叫好啊。” “你要认为是坏,我也不反对啊。”唐琳琳眯着眼睛笑道。 “哎,刚刚那感觉怎么样?”歇了一会儿,唐男忽然换了个话题。 “什么感觉?”唐琳琳不解的问道。 唐男抬起手背,吧唧亲了一口说道:“就是这个。” 唐琳琳眼角闪过羞意,但是她平时就大胆。现在喝了酒以后酒更大胆了。刚刚没有拒绝唐男,其实就是潜意识里的一种认同。此刻听唐男问起,这丫头歪着脑袋可爱的想了想,说道:“恩,挺不错的!” “挺不错,是什么意思?那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唐男又露出了坏坏的笑容。 唐琳琳忍不住拿拳头在唐男的身上砸了一下,这才说道:“意思就是好。” 唐男揉揉胸口,坐直了身子,笑看着唐琳琳说道:“我也觉得特别好,要不,咱们再试试怎么样?” 唐琳琳一听,倒是没有丝毫犹豫的主动的噘起了红唇,凑了过去。俩人在酒精的作用下,玩的都有些疯狂和毫无顾忌。换作平时,这样的情景决计是不可能的。 这样的吻没有持续多久就被唐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唐男掏出手机抱歉的看着唐琳琳说道:“我要接个电话。” 唐琳琳一点头,站起身,略显羞涩和醉态的说道:“我先回去了。” 唐男本想挽留,但是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媚儿的号码。还是点点头同意了。 跟媚儿聊了一通电话,知道这丫头很快就要回来了,唐男在高兴的同时不免升起了一股子的担忧。自从媚儿离开以后。很多事情都变了,变得让唐男不愿意去想,想起来就头疼。 晚上出了汗,身上也黏的很,唐男站起身朝一边的卫生间走去。唐门虽是古老门派,但是处在现代的社会,很多现代化的工具也用上了。比如唐男的房间里就有电视电冰箱什么的,但是唐男都没有用过。卫生间里也有热水器,站在淋浴下,让热水源源不断的从头上淋下去。唐男清醒了不少,脑海里不断的闪过刚刚和唐琳琳接吻的镜头。忽然产生了一种羞愧的感觉,他不明白自己刚刚为什么要那样做。唐琳琳是个好女孩,而他已经情债产生,不可能给她带来什么。看唐琳琳刚刚的表现,虽然是在醉酒以后,可是表达的却是她潜意识里的感情,换句话来说,唐琳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悄的对唐男动了感情。 想了许久,唐男越想越头疼,越想越愧疚。最后擦干了身子,赤身的往床上一躺,拿被单将脸遮了起来。 另一个房间里,唐琳琳也同样站在淋浴下,用热水冲刷着被酒精侵蚀的身子。她喝的比唐男多,即便是热水如此的浇灌,脑子还是有些晕乎乎的。但是如同唐男一样,刚刚跟他接吻的画面却是不断的闪现。这已经不是和唐男次接吻了,次接吻是在落水的时候。只是这次接吻给唐琳琳带来的是更加真实的感受。而且这种感受在酒精的作用下,是如此的让人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