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你怎么没穿衣服?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284章 你怎么没穿衣服?

唐男也在心里琢磨着,若这里真是爷爷住的地方,若这身子真是爷爷睡觉的床,那的确是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了。不过仔细这么一瞧,这地方的确是没有床,周边摆放物品的架子倒是不少,架子上摆的的满满的瓶瓶罐罐。虽然这些罐子都是些陶瓷的,跟实验室里的那些玻璃瓶子不能相比。但是这氛围却是像极了实验室里的情形。 “这些瓶瓶罐罐原本就摆在这里的,我跟琳琳曾经拿出一些看过。里面还有些不明物体的沉淀物已经干涸了。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唐飞感觉到唐男的目光落在墙边几个大柜子上面,便笑着解释道。 唐男点点头,走到柜子旁边,从上边取下一个青面陶罐,揭开灌盖,有些黏手,盖在似乎也因为长时间没开启,跟罐口黏住了,费了点力气才拔开。紧接着一股奇异的香气便从罐中飘散出来,唐男闻了闻又看了看,却分辨不出这里面黑漆漆的一团干涸的东西是什么玩意儿。 将罐子重新摆放在架子上,又朝周围看了看,唐男不禁有些失望。这里并不能现什么线索,除了这条绳子就是这些坛坛罐罐的东西,这又如何让自己去找寻爷爷的踪迹呢。唐男不禁苦叹了一口气。 唐琳琳见到唐男的脸上露出黯然的神色,不知道怎么的,心里没来由的一疼,走过去拍拍唐男的肩膀安慰道:“阿男,你是不是觉得有些失望?” 唐男点点头。 唐飞也走了过来,站在另一边,劝道:“妹夫,其实失望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那么反过来说就是失望越大希望就越大,你说是这个理儿么?” 唐男微微摇摇头,苦笑道:“其实我也知道这只是个形式罢了,正想找出什么跟爷爷有关线索出来,那还不是天方夜谭。毕竟我连自己的爷爷长什么样都没见过,更何况失踪这么多年了,即便是找到了他曾经住过的地方用过的东西又能如何。实事变迁,沧海桑田啊。” “哎呀,阿男,你要是想知道你爷爷长的什么样可以去问我爷爷啊。”唐琳琳似乎为了鼓舞唐男笑着说道:“再说了,爷爷不是说过么,你爷爷跟你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至不济,你自个儿照照镜子不就行了。” 唐男噗哧一笑,接着又垮下了脸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来了就够了,爷爷的事情还是看缘分。有缘的话,我说不定还可以见到爷爷。” 其实唐男更想说的是,如果有一天我恢复了记忆,回忆起曾经丢失的往事,那么爷爷,以及父母,就可以相见了。但是也有另他迷惑的地方。他的身份透着种种不合逻辑的地方。如果强行需要一个解释的话,那就是自己是一个极度奇怪的人,甚至是一种人为造成的不合常理的人物。否则自己的身份资料不可能会被列为s级机密。 晚上见了见了唐门的长辈,吃了一顿晚餐,唐男没什么精神,便很早的回到厢房休息了。隔壁就是唐琳琳的房间,唐男也没那个兴趣来个趴在墙头等红杏之类举动的兴趣。 这一夜睡的极不踏实,因为手机电话是一个接一个的轰炸。都是那些跟唐男关系不错的女人们,有的时候不得不羡慕唐男这小子的桃花运,实在是好的有些离奇了。 第二天早上,唐男醒的很早,其实他原本睡的很香。因为昨晚入睡的很迟,但是一大早就被唐琳琳强行闯入民宅,意图不轨。 唐琳琳其实昨晚上也没有睡好,可能是今天自己的举动给她本身造成很大的冲击。挽着一个男人回唐门的事情以前她想也不敢想,但是她今天不仅做了,而且还做的很自然。但是一想到唐男这家伙,她是又好气又有些奇妙的情愫。所以辗转难眠。 对于习武之人来说,早上本来就醒的早。跟唐男不同,回到唐门的唐琳琳不自觉的就恢复了以前在唐门时的生活习惯。唐门的规矩五点钟就要起床晨练,当然她现在已经不用这样了。但是这个习惯还是保留了下来。如同一条记忆痕迹,回到唐门的时候就会被记起。 唐琳琳起床了,自然也不想让唐男这家伙好过。不用猜她就知道唐男这家伙肯定还在呼呼大睡呢。厢房虽然有门有锁,但只是外院,对于仅隔一道墙的唐琳琳来说,翻过去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所以翻过了墙以后,唐琳琳就直接杀到了唐男的房间。果然看到唐男这家伙睡得正香,手正抓着头,睡姿如同一个思索问题的科学家。 唐琳琳看的不由噗哧一笑,突然起了作弄的心思,便小手一伸捏住了唐男的鼻子。谁知道,唐男这家伙的睡性的确是有够强悍。鼻子不能呼吸以后,这家伙咂巴了几下嘴竟然张开了嘴巴,靠嘴呼吸,继续睡的很香甜,只是鼻子不是的耸动几下。 唐琳琳不由更乐了,却也小声的埋怨道:“哼,睡的跟死猪似的。估计被别人杀了还在做梦呢。恩,这家伙这么流氓,肯定做的是春梦。” 唐琳琳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唐男这家伙,见到这家伙张着嘴呼吸吐气,另一只小手一伸堵住了唐男的嘴。嘴里小声的笑道:“看你这家伙嘴巴和鼻子都被堵住了,能不能拿耳朵呼吸。” 唐男这家伙可不是装睡,他是真睡着了。只是这会儿被唐琳琳这么一作弄,想不醒都难,呼吸不畅,唐男刷的睁开眼睛,脸上顿时憋的通红,挣扎着要起身,唐琳琳却已经娇笑着松开了手。唐男顿时身子一垮,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眼珠子转向一边的唐琳琳有气无力的埋怨道:“臭丫头,你这是搞什么鬼。大早上的饶人清梦,你讨厌不讨厌啊你。” 唐琳琳不急不恼,笑眯眯的看着面色渐渐恢复正常的唐男说道:“喂,还睡什么睡啊,都日上三竿,咱们起来运动一下。” 男一挥手说道:“我可没有什么运动细胞,再说了,现在太阳还没出来呢,哪来的日上三竿,赶紧哪儿来回哪儿去,别打扰我睡觉。” 说着,拿被子把脸一蒙,继续做他的春秋大梦。 唐琳琳见这家伙丝毫不买自己的账,不由气得一跺脚,冷哼一声笑道:“好,我让你睡。” 说着,这丫头出手极快的一把抓住唐男的被角,接着用力的一掀。 “啊!”一声尖叫。 唐男被掀了被子又闻听一声尖叫,简直是烦不胜烦,刚想说话,却突然看到唐琳琳直直的盯着自己,准确的说是盯着自己的身上,不由下意识的往身上一看。老脸顿时一红,原来这家伙昨晚辗转难免,后来火性一上来,索性把衣服脱了个精光来了个裸睡,此刻正是早晨。对于一个生活习惯正常,同时也没有经历过女人的正常男人来说,晨勃现象是很正常的。况且,唐男的晨勃不仅仅是晨勃那么简单。他那东西本来就奇大无比,此刻正笔直的翘起贴在小腹上,如同一根硕大的香肠。 匆忙的拿过被子盖在身上,唐男才长吁了一口气。尽管他脸皮挺厚,但是在女人面前暴露的习惯他还是没有的。 唐琳琳刚刚没看别的地方,主要就要盯着唐男的小兄弟了。她在城市生活了几年,该懂的她都懂,黄片也不是没看过。但是此刻看到唐男的真东西在面前,顿时就愣住了,脑海里不自觉的想起,前天在宾馆的时候,自己好像还抓过这东西。 “喂!”唐男见这丫头呆,他要是再不说话缓和一下气氛,难道俩人就这么一直僵持下去? “恩?”唐琳琳似乎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虽然唐男已经盖上了被子,但是唐琳琳的目光还是直勾勾的盯着那里。只是思绪却飞的老远。 “喂!”唐男见这丫头看的这么大胆,心里佩服的同时也不免有些害羞起来,毕竟人家还是小处男嘛,你这样色眯眯的看着人家,人家的小心肝可是会噗通噗通乱跳的。 “恩?”唐琳琳又恩了一声,眼珠子转了转,接着似乎想起了什么,又是一声尖叫,然后结结巴巴的指着唐男说道:“你……你怎么睡觉不穿衣服。” 唐男眯着眼睛说道:“法律规定睡觉一定要穿衣服么?” “可你为什么要给我看?你这个色狼,我……我打死你,打死你。”说着,唐琳琳这丫头就扑向了唐男。 唐男这会儿可是比窦娥还要冤,估计他这会儿哭了那么一下,就不是倒长城了,连布达拉宫都倒下去。 “喂喂喂,你讲点道理好不好啊,咱先说说这大早上的是谁来饶人清梦的啊。咱再说说是谁掀被子的啊,我还没说你调戏良家处男呢,你倒是先喊起冤来了,喂喂喂,不许动拳头,喂,别逼我出手,啊,你……你……你抓的什么地方,好,我……我投降……” 此刻,唐琳琳也不闹了,她的小手正隔着薄薄的被单,紧紧的抓在了唐男那根贴在小腹上面的坚硬中透着肉感的东西上。 还别说,自从次抓到这东西以后,她就对这东西产生了一种浓厚的兴趣。其实这兴趣在以前看黄片的时候她就产生了。她觉得男人的这东西很神奇,为什么能从那么小那么软突然变到那么大那么硬呢? 只不过上次隔着裤子抓着唐男这东西的感觉并没有这次只隔着薄被的感觉这么真实这么好。特别是能清晰的感觉到那东西的轮廓,以及在手心里跳跃的力度,让唐琳琳不由的有些心慌慌的。 男人最大的弱点就在这里,哪怕你是黄飞鸿转世,李小龙投胎,只要你的小被抓住了,你一样得举手投降。除非你有鳌拜那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的最高境界,缩阳入腹的本事。 唐男不得不告饶道:“喂,臭丫头,我都投降了,你还不松手。” 说实话,唐琳琳还真不舍得松手,事实上,她也的确没有松手。这还是次在跟唐男的交锋中取得无条件的完胜,这种感觉让唐琳琳爽呆了。一边得意的笑着,一边撇着小嘴哼道:“怎么这么轻易就投降了,那你的意志也太不坚定了。哼,要是还在战争年代你肯定是个叛徒。” “叛徒个屁啊,你先放开我再说。”其实唐琳琳并不知道,她抓住的是上面的棍棍,而不是下面的球球。所以唐男并没有任何痛苦的感觉,有的只是飘飘欲仙的舒爽感。只是这丫头抓的那么紧,那么用力,唐男真怕自己一个小心就这么射了。 唐琳琳以为唐男害怕,她更以为男人的棍棍被抓住应该是很疼的。所以这丫头稍微减轻了力道但还是紧紧的抓着,想着唐男被抓着这里以后就这么轻易的认输投降了,心里不由的升起了一个奇妙的想法,要是以后这家伙再敢跟自己作对,自己就抓他这里。 “怎么?嘴还挺硬的嘛,我就不松手,你能怎么着,还能咬我啊。要我松手可以,嘿嘿,除非你求我。”这一下,唐琳琳可是飘起来了,主动权掌握再唐琳琳的手里,唐琳琳想把唐男捏扁搓圆都行。 “好好好,算我求你行不行,你快点松手,不然可是要出事了。”唐男苦着脸说道。 “出事?出什么事啊?”唐琳琳好奇的把目光移到了自己的手上,手上抓住的那东西肉鼓鼓的,像跟棍子。手上微微动了动,现外面的那层皮竟然是可以滑动的,肉乎乎的滑溜溜的,很好玩。唐琳琳不自觉的搓动了几下,这一下可是害苦了唐男,你说你这臭丫头抓住也就算了,你干嘛还要动来动去。还是这种有规律的上下捋动。天啦,唐男感觉到一的快感从下面升腾而起,不禁咬紧牙关死死的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