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暴露狂的嗜好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170章 暴露狂的嗜好

回到自己的包厢,米雪一看见他,顿时扑了上去抱着他的胳膊,埋怨道:“男男,你这是去了哪个洗手间了嘛?怎么要这么长的时间?” 米兰也接口讥讽道:“我们正准备找清洁工去打捞你呢。” 唐男皱眉道:“恶不恶心啊你,喝你的酒吧。” 因为心里惦记着事情,唐男便也没有心思再唱歌玩乐了。呆了一会儿几人便起身离开了酒吧。 米雪舒展着胳膊,呼吸着外面的空气,嘻笑道:“哼,酒吧一点也不好玩,下次再也不来玩了。” 米兰一听,倒是乐了,白了她一眼说道:“早就告诉你这里没什么好玩的,你偏不信。这回你总该相信了吧。” 说完,又搂住了唐琳琳的胳膊说道:“琳琳,今天咱们不分上下,下回咱俩比伏特加。” 说完,似乎故意的瞟了唐男一眼。 唐琳琳没好气的说道:“我才没心情跟你这丫头疯,我明早还要去国术馆上课呢。” 说完,偏头看向唐男说道:“明天早上你自觉点,别再让我打电话催你了。还有,回去的时候没事儿就把马步练练。对你只有好处。” 说着,目光在唐男的裤裆溜达了一圈,轻哼了一声。 唐男心里有事,也没心情跟这帮丫头计较了。摆摆手说道:“明天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下个礼拜再去你那儿吧!” “你……”唐琳琳恼怒的指着唐男,又狠狠的一甩手,说:“随便你,你爱来不来。” “你们上车回去吧,我还有点事情,一会儿再离开。”唐男对三个丫头说道。 “你有什么事情?”米雪顿时好奇的问道。 “该不会是刚刚假装去洗手间,却是跑去跟哪个女人幽会。现在还想回去重温旧情吧。”米兰挑着眉头看着他。 唐男心里一阵烦躁,沉下脸说道:“你烦不烦啊,老子就去重温旧情,你管得着嘛你。” “你……”米兰也气恼的一转身子。 好了,一下子得罪了俩女人。 唐男也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些过火了,不过对这俩女孩的脾气他十分了解,道歉的作用不大,明天估计没事了。 只不过小雪却拿幽怨的眼神看着他,嘟着小嘴说道:“男男,你说的是真的嘛?” 唐男无奈的一笑,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说道:“我是在跟你姐姐说气话,这你都听不出来啊。你们三个都快回去吧,我真的有些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小雪听话,别抱着我了,我保证,我要是转身去找其它女人,我就是东方不败。” 小雪噗哧一笑,在唐男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拉着他的手,依依不舍的说道:“男男,那你早点回去。晚上外面都很不安全的,我到家的时候会给你打电话的。” 唐男点点头说:“好!” 看着三个女孩上了车开远了,唐男才摸出手机拨通了任遥的电话,电话响了几声就接通了。但是声音嘈杂,听着背景音乐,应该也是在酒吧里。 过了一会儿,任遥大概是找到了一个安静点儿的地方,唐男终于听到他说话了,笑着说道:“任遥,好几天没给你打电话了。” 任遥依旧是一副尖嗓子,连忙说道:“别,你这意思暧昧的很,人家可不想被夫人给活劈了。” 唐男噗哧一笑,笑骂道:“你小子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呢!对了,你现在在哪里?我找你有点事?” 任遥说:“我现在在酒吧里,你在哪儿,我去接你吧。” 唐男点头说:“好,你来假面酒吧。” 挂掉电话以后,唐男深吸了一口气,给自己点着了一根烟。 过了不久,一辆黑色的帕萨特开了过来。车门一开,任遥就笑着迎了上来。 “男哥啊,你这么急着找我有什么事呢?夫人走的时候可是交代我要带你熟悉一下帮会的事情,可是你到现在都没有练习过我呢。不会是现在来兴趣了吧?” 唐男摇头扔掉烟头说:“走,去车上说。” 两人上了车,唐男又摸出一根烟,点着以后说道:“任遥,你知不知道华东商会的会长是谁?” 任遥愣了一下,说道:“知道啊,叫做吴远山,怎么了?他得罪你了?” 唐男没有回答,而是继续问道:“那他的势力如何?” 任遥也给自己点上了一根女士香烟,这才慢悠悠的吐着烟雾说道:“吴远山的背景主要是靠着白道这方面,跟政府关系密切。对于黑道,他可能也有一定的背景,但是跟我们华东帮却没有什么关系。” “哦?”唐男一愣道:“他在华东跟我们华东帮没关系,那跟谁有关系?” 任遥弹弹烟灰说:“我们华东帮虽然是黑道,但是做的生意去是很有分寸的。所以吴远山从我们身上捞不到什么好处。自然会寻找其它的合作伙伴了。具体是哪个帮派我并不清楚,但是我料想,很有可能是华南帮。因为整个中国,中部地区最大的两个黑帮就是华东帮和华南帮了。” 说完,又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怎么了,男哥,你还真想要对付吴远山?这恐怕得夫人拿主意。” 唐男摇摇头说:“我对那吴远山没兴趣,我有兴趣的是他的儿子,叫做吴俊。” “哦,他啊,二世祖一个,没什么本事就会借他老子的威风。而且这家伙其实并不得宠,他上面还有个大哥压着他。” 唐男一愣,“吴俊还有个大哥?” 任遥笑着点点头说:“是啊,他跟他哥向来不合,上流阶层的人都知道。见面就得互相讥讽,要不就是你撬我的妞,我泡你的马子。反正俩人主要的就是为了竞争在他们老子面前的形象,好让他们以后能接他老子的班。” 唐男点点头,他已经明白了。为了家产,兄弟反目成仇的数不胜数,没想到这两位兄弟在他老子还没死的时候就已经闹上了。 任遥喷出一口烟雾,转过头说道:“对了,你说对吴俊感兴趣,他怎么你了?” 唐男淡笑道:“他想对付我的一个朋友,所以我想给他一点教训。” 任遥笑道:“行,对付老的不行,对付小的绝对没问题。这吴俊上面骑着他的哥哥,他的哥哥巴不得他会出事。你要对付他,指不定他哥哥还会出手遮掩。” 唐男笑道:“没必要跟他的哥哥沾上关系,咱们华东帮动他一个吴俊还没有什么大问题吧。” 任遥道:“没问题,只要别弄死了就没什么大问题。真要弄死了,也就是事情处理起来有些麻烦。我们华东帮又岂会在乎他一个商会的会长。” 唐男淡淡的一笑,便将吴俊刚刚在包厢里说的话,简要的说了一遍。任遥听得怒火万丈,拍着唐男的肩膀说道:“男哥,这事儿包在我身上。我保管找人把那小子好好的收一顿,不拿钢管爆他的菊花,我就不叫人妖。” 唐男摇头道:“你别急,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其实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想法,我刚刚说的那个叫毛子的摄影师你帮我找到。还有他们说的那个地点也提前布置好。到时候我们就来个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然后,唐男将细节跟任遥说了一遍。听得任遥哈哈大笑,连说男哥的主意太毒了。 任遥将唐男送回了小区,说:“明天早上我给你电话,今晚我就会帮你把事情处理好。” 唐男拍拍他的肩膀说:“哥们,谢谢了啊。” 任遥笑道:“谢什么谢,我走了啊。” 车开走以后,唐男上了楼。却没有立刻回家,而是敲响了对面的房门,不一会儿,门还真开了,但是苏雅。 苏雅似乎正在看电视,手里抓着遥控器,嘴里还含着一个大苹果。身上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衣,看见唐男以后,这丫头取下嘴里的苹果,一边嚼着,一边说道:“大晚上的,什么事儿啊?” 唐男笑道:“苏菲呢?” 苏雅说:“哦,她住店里呢。说是有什么设计,怕我在那里睡不好,所以就叫我回来了。” 唐男点点头,不禁奇怪道:“你的家呢?” 苏雅说:“我家那边这几天有几户人家装潢,特别吵,所以我来姐姐这边睡几天。哎,我跟你说这么多干什么啊?我的事要你管嘛?爱上哪儿去就上哪儿去。” 这丫头显然还在为昨晚的事情生气,说完就想关门,却被唐男用脚抵住了。 苏雅顿时眉头一挑,说道:“怎么了,你想耍流氓啊?” 唐男不禁恼道:“对啊,没想到我隐藏的这么深都被你看出来了。我劝你还是乖乖就擒吧,我会对你温柔点的。” “嘁,就你那几两肉。好了好了,不跟你废话了,我还要看电视呢。”说着,这丫头又啃了一口苹果。拿小脚狠狠的在唐男的脚背上一踩。 唐男顿时疼的抽回脚去,这丫头立刻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靠!” 唐男回了自己家,脱光衣服冲了一把澡,脑子里还在计划着明天的事情。不由暗想,吴俊啊吴俊,看我这次怎么玩你。 澡洗完,唐男无奈的现,自己还是没有洗换的衣服。这身衣服再穿下去,就得要霉了。看来明天把那事情处理完,得去一趟胡媚儿的别墅。 衣服不洗不行,唐男唯有光着身子将衣服泡在盆里,倒上洗衣粉和热水认真的搓洗起来。心想,这夜风阵阵,咱这衣服应该能晾干吧。 洗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门响,唐男反映就是家里进贼了,顿时冲出洗浴间,大喝一声:“何方妖孽!” “妖你个头,我拜托你,能不能在家的时候穿上一件衣服。你就是有暴露狂的嗜好,也不用总是在本小姐面前显摆吧。” 进来的是苏雅,这丫头有唐男屋子的钥匙,所以进来从来都是不打招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