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嫩草装老牛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279章 嫩草装老牛

“放心吧大哥,我还当真能没有分寸啊。见到老爷子的时候,我自然会注意一点,毕竟老爷子也是我的长辈嘛。我又不是小屁孩,哪能不知道这个理儿。再说了,就算我不给自己挣面子,也得给咱琳琳挣面子啊。你说是吧,大哥。”唐男开头还说的好好的,可是说着说着,又把话题扯到了唐琳琳的身上。那语气俨然把琳琳看成自己家的了。 “谁跟你咱啊咱的。”果然不出乎唐男事先的预料,唐男的话一说完,唐琳琳就开始整风相对了。“嘁,你这人说话倒是挺有意思。你爱挣不挣你的面子,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告诉你,别使劲的套近乎。没人认识你。” “咦,我有说你么?你在旁边接话接的这么起劲,还说道起我来了。这天下叫琳琳的多了去呢。跟你有什么关系啊,也不知道脸红。”唐男话锋一转反倒是说起唐琳琳来了。不过他这语病抓的好,倒是叫唐琳琳一口气噎在嗓子眼里吐不出来。 一旁的唐飞见状不由暗暗好笑,同时也更加确定了心里想法。唐男这小子跟自己的妹妹在一起还真是天生的一对。甭看其它的东西,虽然妹妹一直是以暴力形象著称的,强势的不行,但是到了唐男面前却总是占不到什么便宜。虽然只是口头上的,但是也没见唐琳琳动拳头啊。这不就是变相的镇住了这丫头么。 “好了好了,你俩口子要玩这种情趣也得等我不在啊。不然我这做大哥的,站在一边是左不是右也不是啊。”唐飞话说完,不等急着要争辩的唐琳琳开口就指着前方说道:“唐门就在近前了,你俩都稍微注意点。虽然现在流行欢喜冤家,但是唐门里面的人可不懂这一套。” 唐飞这样一说,唐男和唐琳琳俩人自然都收敛了自己的情绪。唐琳琳哼了一声,胳膊一甩,便当头前走去。 唐飞拍拍唐男的肩膀,摇头笑道:“走吧走吧,晚上我就去酒窖拿瓶珍藏了几百年的好酒给你开开眼。” “我靠,大哥,你还很当我是酒鬼了啊。”唐男说完,哈哈一笑,跟着唐飞一起,继续前进。 山顶天气多变,也容易遭受自然界的各种天然因素的打击。所以唐门的聚集地并没有建在山顶,而是建在了山腹的一大块平地上。 看得出来,唐门的祖先当初寻找和开这一片场子着实废了不少的精力。外围是用宽砖垒砌而成的围墙,将整个唐门的建筑群包裹在里面,俨然是一座独立的城池。这要是换在古代,外人想要攻下这么一块地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然,现代的话,面对飞机大炮,这样的城池也仅仅是摆设而已。 “到了。”唐飞微微吁出了一口气,此刻三人已经站在了外围城墙正中心朝着山路的漆红大门。大门上还点缀着不少的铜钉,这是起到加固作用的。门口两对石狮,顶上吊着一块金匾,书写“唐门”两个镏金大字。 唐男仰头看了一下金匾,又看了看两对石狮,甚至还走过去摸了摸,显出有些好奇。在京城的时候,那些王府的装扮就是这样。只不过唐男去参观游玩的时候,总是觉得少了一些什么。或许是曾经的王府被现代包装以后,虽然并没有改变它的原貌,但是已经少了许多古典的气息。但是这唐门给他的感觉,却是古色古香,韵味十足。 唐琳琳略微有些走神,或许是离开唐门太久了。再次站在唐门门口的时候,她竟然生出几许近乡情怯的错觉。 “我说大哥,这大门闭的这么紧,是不是不欢迎咱们啊。”唐男看着紧闭的大门有些郁闷,原本还以为唐门的人会出门拿着花环列队欢迎呢。 “当然不是,唐门的大门一般很少开启的。唐门里面不管老少男女每个人都会功夫。而练武以后,师傅要求的最基础的一条就是不从大门走,直接飞过这道围墙。 “啥?飞过这道围墙?”唐男的目光不由的落在了绵延数里如同长龙般的围墙上。围墙虽然修建的不是很高,比不上皇宫大院儿,但是目测一下,却也有三米左右啊。这么高的围墙,还要飞过去。还是不管男女老少的那一种。唐男不禁咂咂嘴,有些感慨。 唐飞知道唐男这是次来,不懂这些,笑着说道:“别看这墙有点高度,但是只要稍微练过一点轻功的都能轻易的飞过去。当然,是靠墙上的砖借力的。要是能直接跳过去的话,咱们也可以报考国家运动员了。 正说着,还真有一人从围墙上翻身落下。一个年轻人,看上去十七八岁,满脸的青春痘,实在跟这青山绿水的怡人环境有些不搭配。 “小豆子,到哪儿去呢?”唐飞朝来人招呼道。 那被称作小豆子的年轻人闻言一愣,让他愣的原因是因为唐琳琳,因为他的目光直直的落在了唐琳琳的身上。显然是联想到了什么惊惧的事情,目光变得有些畏惧。 “小豆子,问你话呢,你这是干嘛去啊?”唐飞见这小子站在那里呆不由的又好气又好笑。其实他也看出来了,能让这小子呆的原因,显然是因为看到唐琳琳了。这小子也算是唐老爷子门下的徒弟,当年是被老爷子从外面回来的。据说是个弃婴。因为资质的原因,其实并不是很适合练武。老爷子也是本着身在唐门不能不习武的原则,稍微指点了他一下,所以只能算是唐老爷子的徒弟。 当年唐琳琳习武的时候,最喜欢跟人对打。或者说,需要一个沙包来试练新招。这小豆子便成了最好的对象。通常被唐琳琳当作沙包的人下场都是很凄惨的。而小豆子这人有些憨厚和老实,或者说有些胆小儿。唐琳琳暴龙脾气一上来,他哪敢有避开的想法,所以一直充昨了唐琳琳的沙包很多年。后来实在是因为档次相差太远了,唐琳琳才撇开了他,寻找新的沙包。只不过后来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跟唐飞对招。尽管如此,这小豆子已经对唐琳琳形成条件反射了。一看到她,就不自觉的心跳加,四肢凉。 “啊?”小豆子这才反应了过来,慌慌张张的说道:“噢,我……我……我是,噢,对了,是师傅他让我出来看看你们来了没有。”说完又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唐琳琳一眼,看的出来,这小子对唐琳琳已经形成天然的老鼠见到猫的神经反射了。 虽然小豆子只能算是唐老爷子的徒弟,但是这小子却是一直毕恭毕敬的以师傅相称。或许正是因为人老实这一点,唐老爷子才一直让他跟在身边伺候着。 “小豆子,你过来。”一直没有说话的唐琳琳忽然朝小豆子招招手,小豆子明显的身子颤了颤,虽然有些害怕,却还是朝着唐琳琳走了过去。嘴里小声的喊道:“琳琳师姐,你……你回来啦。” 唐琳琳不由的噗哧一笑,在外面几年的时间,唐琳琳早已经学会了许多世俗的东西。同时也更加怀念当初在唐门时的生活。其中自然就有这个一直被自己欺负的小豆子。此刻看到小豆子见到自己竟然是这样一副表情,不由又好气又好笑,还有一些自责。 自责的想法产生以后,唐琳琳的语气不由的温柔了下来,轻轻的说道:“小豆子,几年不见长高了不少嘛。人也帅多了。” “啊?是啊是啊!”小豆子愣了一下,接着挠挠头,有些不知所措的傻笑起来。 一边的唐男看到这小子,打心眼里的觉得有趣。就这小子这样的性格在现在这样的社会算得上是稀世珍宝了。很多年都没能见到憨成这样的家伙了。 “这些年过的怎么样,有没有想琳琳师姐啊?”唐琳琳笑了起来,在外面的时候不想回唐门。可是真的回来了,却是觉得如此的亲切,不管是人,还是物,都是如此。 “啊?是啊是啊!”小豆子又愣了一下,甚至还露出一丝迷惑。或许是他潜意识里不敢相信暴力著称的琳琳师姐会有这样的一面吧。 唐琳琳没辙了,问啥都回答同一句话,看来这小豆子这些年并没有长进多少。不由摇头苦笑道:“小豆子,来,给你介绍一个客人。这位……” 唐琳琳说着拉过一边的唐男,却是突然不知道怎么去介绍。倒是唐男主动热情的笑着说道:“恩,你叫师姐夫就可以了。” “谁是……”唐琳琳刚想争辩,却被唐男眼一瞪,随即联想到来此的目的,只好忍声吞气。暗想,找个机会看我不好好的修理一顿。在唐门这段时间就让你得瑟去吧。 “啊?”小豆子这下的表情显然是大吃一惊,看了看唐男又看了看唐琳琳,眼里掠过一丝伤心痛苦还有嫉妒,但是这些情绪很快就掩饰过去了。唐男和唐琳琳都没有留意到。 “你……你好。”不知道为什么,小豆子却没有真的开口叫唐琳琳师姐夫。 “好了,小豆子,可得要麻烦你一件事情。你能不能进去帮我们把门开一下。你……你师姐夫他并不会功夫。”唐琳琳脸微微红了红,但还是流畅的说了出来。却不知旁边的唐男却是微微一乐。 “哦,好的,我……我这就进去开门。”小豆子说完匆忙转身跳上了围墙,翻了进去。 唐男看的很仔细,小豆子飞过去的姿势叫做蹬更合适一些。就是在掌握自身的平衡以后,抓住那个平衡点飞快的蹬腿踢墙借力。不过要掌握的很好很熟练才能很容易的飞过去。说起来简单,但是你要让一个完全没有学过的人做这样的事情。那是一辈子也别想翻过去。 唐飞笑着对唐男说道:“这小豆子以前啊,可没少被琳琳这丫头欺负,所以都养成习惯了。一看到琳琳啊,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唐琳琳这丫头虽然心里自责,但是嘴上却不肯落了面子。一听唐飞的话,嘴一噘,哼道:“哥,别说的那么难听好不好。什么叫我欺负他,我那不是看他的资质不好。武艺长进缓慢。所以才对他进行专项辅导么。” “对对对,专项辅导。不到鼻青脸肿,辅导是不会结束的。”唐飞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唐男也是忍俊不禁。 唐琳琳气得一挥拳头说道:“哥,咱们刚刚在船上还没有打完,回去了咱们接着切磋。” 唐飞吓得笑声一收,苦着脸说道:“妹,你就饶了我吧。我这都一大把年纪了。偶尔陪你玩玩还可以。你要还是跟以前那样缠着我比试,我可吃不消啊。” 唐琳琳一撇小嘴,哼道:“嫩草装老牛。” 正说着,漆红大门出疙瘩一声响,接着连串的咯哒咯哒声想起。大门缓缓的被朝里面拉开了。 顿时一片广阔的空间暴露在了三人的面前。刚刚在山路上往上看的时候,实际上就已经能看到其中的建筑群了,都是古道那种阁楼式的。但是到了近前却是被围墙遮住了视线。但是此刻门一被打开。里面秀丽又充满古典气息的阁楼群完全的暴露了出来。岂是一个美字可以形容。 进门先是一条长廊,直通最前面一栋造型颇大的阁楼,这座阁楼矗立在大6中央,又在阁楼群的最前面,被称作前阁。就像是古代厅堂的意思,用来接待一般客人的。过了这座阁楼,才是内阁,那里面才住着真正唐门的人。 路的两遍密布着无数的花花草草,这些花草也没有专门的去修建园池困住它们,而是特别自然的生长着。 过了前阁以后,是一块很大的空地。许多年轻人正站在场中呼喝有声的打着拳。 唐飞笑着介绍道:“这里是练武场,大家每天都在这里练武的。你看到的这些年轻人按辈份来说都比我和琳琳晚了几辈。” 唐男笑着点点头,目光落在那帮赤着胳膊,打的虎虎生威的一帮年轻人身上,看的津津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