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扮服务生潜入吴俊的包厢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169章 扮服务生潜入吴俊的包厢

一夫妻双双把家还,让唐男和米雪都乐开了花。却也有着异样的情愫在彼此的眼眸间流动。 米兰沉默了,闷闷的喝着酒。 唐琳琳也在着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唐男安静的抱着米雪,享受温馨的感觉缓缓的流淌。 “男男,再过几年,我就嫁给你好不好?”米雪趴在唐男的耳边,小声的诉说着。 唐男心里涌起一股,张张嘴就要答应的时候。猛然间惊醒过来,自己在乱想些什么。米雪现在的年龄还小,对于什么是爱情体会的还不够深刻。何况,他现在的正牌女友是胡媚儿,而她虽然在美国,但是每日电话里的那股柔情蜜意,仍是暴露了对他的痴恋。自己又怎么能对不起她。 可是,能伤害米雪么? 唐男犹豫了,也沉默了。 “男男,你怎么不说话。”米雪扭动着小腰撒娇道。 唐男笑了笑说:“等你长大了再说吧,还有好几年呢。指不定到时候你就看上哪个大帅哥了。” “才不会,哼,谁也没有我的男男好。”小雪腻人的抱紧了唐男。 喝了一会儿酒,唐男拍拍坐在腿上的米雪说:“小雪,我去下洗手间。” 小雪恩了一声,乖乖的站起了身子。唐男看了看米兰和唐琳琳,见俩人都在呆,淡淡的一笑,走了出去。 从卫生间回来的时候,正好路过一个包间,一个戴着假面的服务生托着一个银盘从里面走出来。 唐男惊鸿一瞥,却看见房间里坐着一个熟人。不是别人,正是那被自己揍过的吴俊,他的身下正蹲着一个女人,嘻嘻哈哈的和身边几个狐朋狗友说着什么。隐约间,唐男好像听到了苏菲的名字。 服务生已经带上了门,唐男却是几步追上去揽住了他的肩膀。 那服务生一愣,看向唐男问道:“先生有什么事么?” 唐男淡淡的笑道:“是有点事情向麻烦你一下,不知道你能不能把你的职务交给我几分钟的时间。” 那服务生一愣,诧异的问道:“什么意思?” 唐男从口袋里摸出一百元钱说道:“把你的面具和你手上的托盘给我,让我做几分钟的服务生。这一百元就是你的了。” 虽然看不见那服务生隐藏在面具下的面孔,但还是听到了他不屑的轻笑:“先生,你也太搞笑了吧。随便哪个客人打赏的小菲至少也是五百以上,你当我是乞丐啊。我把服务生让你干几分钟,小费还不全落进你的腰包了。” 唐男忍着心里的烦躁说道:“你放心,有了小费全是你的。” “那也不行,要是让主管看见,我可就完了。这里的服务生,别人可都是羡慕不来的呢。”那服务生说着,轻笑一声就要转身离开。 唐男一把揪住他的后领,猛地掀掉了他脸上的面具,然后抓紧他后脑勺上的头,就朝墙上撞去。 连撞了几次,“咚咚咚”的如同打鼓一般。 服务生手里的银色托盘掉在地上出了清脆的响声,幸亏没有人经过现这一幕。 唐男松开了他,这服务生已经有些头晕眼花,浑身无力的靠在墙上。 “现在可以么?如果你答应了,这一百元还是你的?” 那服务生看着唐男狰狞的面孔,顿时身子一颤,赶忙点点头说:“行行行,我现在就让给你干。” 唐男淡淡的一笑,说道:“别激动,我只做几分钟而已。这一百元你揣好,现在你去洗手间蹲几分钟,我很快就会回去找你。” 唐男将一百元塞到他的口袋里,然后拣起地上的托盘,回过头笑道:“对了,忘了告诉你。如果一会儿你反悔了,出去找人的话,我会让你知道,在这个猪肉娇贵的年代,我的一百元钱是如此的珍贵。” 那服务生被唐男的气势震住了,连连点头,便朝洗手间飞奔而去。 唐男戴上面具,他身上穿着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西裤,不仔细的看的话,倒还真跟那服务生身上的衣着很像。 回到吧台取了酒水,唐男折返而回,推开了刚刚那个包间的门。 包间里的灯光很昏暗,唐男眼一扫,沙上除了吴俊之外,还有三四个年轻人,都是些面色苍白酒色过度的家伙。 这些家伙的腿间都分别趴着一个女人,正在坐着吞吐的动作。而这帮家伙一边享受着这样的服务,一边互相举杯碰撞,说这些淫亵的话。 唐男一进来,那吴俊就嚷道:“你们这家酒吧不错,提供这些口技不错的女人不说,还知道老子的酒喝完了,主动送酒来。以后我们哥几个一定经常来惠顾。” 唐男没有说话,面孔被隐藏在面具底下吴俊也认不出他是谁。心里却想着,难怪这家酒吧的生意这么好,原来是提供服务。 将酒水放在桌子上,又分别将他们的酒杯斟满酒。 那吴俊招招手说:“你就站在这儿别走了,一会儿缺酒你就给我们取,酒杯空了,你就给我们斟酒。喏,这是给你的小费。” 说着,一沓钱撒出来扔在了桌上,足有好几千。 “妈的,果然是个二世祖。”唐男心里冷笑着,却是装作欣喜的将那些钱收了起来。 吴俊的话正中他的下怀,他正想留在在这里听听吴俊这家伙到底想干些什么?因为他刚刚听到了苏菲的名字。 或许是“下面”有人服务的关系,这帮家伙满脸的淫笑,一边儿说着黄段子,一边吹着自己有多神勇。 唐男偷瞥了一眼吴俊下面从那女人大嘴里滑出来的小东西,不由一声暗笑,心想,就你这小蝌蚪也好意思拿出来丢人。老子巨龙要是腾飞起来,你们这帮人全得给我跪在地上膜拜神龙。 “俊哥,你刚刚说的你那个前女友苏菲,你究竟是个什么打算啊?上次哥几个都准备好了,结果你连人都没弄来。” 说话的是一个颧骨有些高耸的年轻人,唐男一听他的声音,就明白了,这位就是当初跟胡媚儿去参加宴会时。在洗手间里大放厥词的其中一个。 吴俊阴笑着说道:“上次的情况出乎了我的意料,那的姘头不知道怎么的,就搬到她们家对面去了。两人还住在了一起。要不是因为那在,那天我就将苏菲那贱货给弄出来了。” 唐男立刻回想起了那天早上的事情。难怪这家伙一大清早的就来找苏菲,原来是早就计划好了。 “俊哥,要我说,咱也认识几个道儿上的人。要不,我找几个人收收那小子。”说话的是一个有些八字眉的年轻人,长得跟歪瓜劣枣似的,也不知道他父母是采取什么姿势,才制造出了这么一个“人才”。 唐男一听这人的声音,心里暗哼一声,好啊,两个人都在,倒省得老子麻烦了。这人也是当初在洗手间里大放厥词的另一个人。 吴俊哼了一声说道:“你以为我没找过么?那小子身手好的很,老子找的人带了刀都没干过他。” 那人惊讶道:“不会吧俊哥,要不咱多找点人。或者找几个身手比较好的去收他。” 吴俊摇摇头说:“这肯定是要收的。但是现在主要的不是他,而是苏菲那个贱人,老子这次要不把她骑在身下狠狠的鞭挞她,我他妈就不叫吴俊。” 吴俊说着,忽然脸上扇过一抹殷红,忽然抱紧身下女人的脑袋,用力的挺动了几下。身子一僵,颤了几颤,终于软倒了下来。 “吞下去。”吴俊对身下的女人说道。 那女人果然乖乖的吞了下去,然后又将那软啪啪的东西含进嘴里。 吴俊泄了一回,感觉畅快多了。笑着说道:“哥儿几个听着,哥们我这次有了更好的主意。明天我想办法把她约出来,然后找个机会给她下药。你们给我去找几个摄影师过来,就是那种可以拍摄的摄影师。” 其它几个人顿时心领神会的淫笑了起来,颧骨高耸的年轻人笑道:“俊哥,你这一招妙啊。要是给她拍摄了小电影,估计她就再也飞不出我们的手掌心了。” 吴俊阴狠的笑道:“到时候我会让哥几个轮流上去玩玩的,这女人的身子绝对是极品。” 其他人纷纷符合着淫笑了起来。 唐男捏紧了拳头,恨不得上去就一拳砸爆吴俊的脑袋。但是心里念头一转,他又冷笑起来。因为他想出了一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方法。 随后,几人就开始交流其中的细节。比如去哪里找摄影师,再比如用什么牌子的,在哪个地方进行,用什么姿势比较好。 唐男听得心里怒火滔天,但他还是极力压制住了心里的怒火。趁她们要酒的时候出了门。 靠在门边的墙上喘了很久的气,心里憋着的那股火气才慢慢的消退了不少。 这时候,包厢的门又打开了,一排刚刚在“服务”的女人走出来。外面的灯光亮堂了不少,唐男看清这些女人的面孔,顿时差点没吐出来。 浓妆艳抹,脸上的粉底厚的都簌簌的往下掉着。那个嘴大的女人唐男的印象特别深,因为这位就是替吴俊服务的那一个。 这女人竟然一边挖着鼻孔一边说道:“妈的,这味道真难闻。老娘还从没吃过这么臭的东西,更可气的是这还包皮过长。” 唐男顿时噗哧一声,笑得趴在墙上打颤。 去洗手间,将面具和托盘给了那乖乖蹲着的服务生。唐男摸摸他的头说:“小朋友真乖,叔叔刚刚打疼你了吧。来,这里有几千块你拿着,买点糖吃。” 唐男将吴俊仍给他的几千块钱小费塞给了那服务生。服务生看见这么钱,顿时眼睛一亮,连连摇头说:“不疼不疼,能被您打,那是我荣幸。” 唐男比了个中指,“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