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一夜无话,两人什么也没有做,就这么相拥着睡到了天明。 一早唐男就送胡媚儿和梅姨去了机场,胡媚儿对唐男的表现恋恋不舍,若不是为了父亲,若不是梅姨一直催促,她真不愿意踏上飞机。 唐男此刻的心情也有些许惆怅。虽然他和胡媚儿真正确定关系才一天,相处还不到一个礼拜。但是这个女人身上的一切都叫他着迷和沉醉。 好的女人就如同一杯烈酒,尽快你知道自己会醉,你依然会为她沉沦。 看到飞机划破了天空,唐男慢慢的收回了目光。 “唐先生,现在要回去么?”任遥站在车边问道。他也一大早也随着唐男他们一起送胡媚儿和梅姨登机。 唐男摇摇头说:“现在还不想回去,你带我随便逛逛吧。” 车缓缓的行驶在公路上,唐男靠在椅背上却没有说话。任遥开着车,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仍给唐男,“心烦吧,来一根吧。” 唐男一看,竟是一包女士香烟,顿时尴尬的摇摇头说:“我抽这不习惯,还是抽中华比较舒服。你要不要来一根。” 唐男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包中华,熟练的一弹烟盒,两支便冒出头来。 任遥捂嘴轻笑,摇头说:“我只抽女士香烟。” 说着便一手操纵着方向盘,一手摸出女士香烟含进嘴里,摸出zippo熟练的在方向盘上一擦,火星顿时冒了出来。 点燃以后,又把火递到唐男面前,唐男笑着引火点着。 “你在帮会里多久了。”唐男吸了一口烟,打开了话匣子。 “我?呵呵,我上大学的时候就加入华东帮了,已经有十多年了,我今年都快三十岁了。”任遥一手操纵着方向盘,一手吸着眼,姿势很女性化。 “不会吧,我还以为你跟我年龄相当呢。倒还真看不出来。”唐男笑了笑,对于任遥,他心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想法。现在社会上的同性恋太多了,听多了便没有一开始那般惊讶。只不过任遥是他个认识的同性恋者。说不上歧视,但也说不上好感。 “对了,我差点给忘了。媚儿说过,咱俩还是校友呢。”唐男笑着说道。 “是么?”任遥惊讶的看了唐男一眼,“那倒是巧了,你是今年刚毕业的吧。你们的辅导员是谁?” “王洁,一个挺漂亮的。” 任遥的手不自觉的抖了一下,微不可觉的吸了一口气,轻轻的问道:“她……她现在还好么?” 唐男愣了一下,看了看任遥问道:“不会这么巧吧,难道她也是你的辅导员?” 任遥淡淡的点了点头。 唐男顿时来了兴趣,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于是笑着说:“现在还不错吧,嫁了一个海龟。据说以前和一个学生谈恋爱,后来被学校处罚过。” 任遥沉默了,一支烟洗完的时候,他忽然落寞的一笑,说:“那学生就是我。” “啊?”唐男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任遥回过头,笑道:“找个地方喝酒去怎么样?” “现在?”唐男苦笑道:“现在还才早上点钟,喝酒也没有这么赶时间的吧。” 任遥笑了笑,没有说话。 唐男看着任遥落寞的脸,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想到了米雪。昨晚和米雪的电话一通坦白,不知道米雪昨晚是怎么渡过的。唐男并非自恋的人,但是他知道米雪对自己用情很深。换作是自己,如果突然被自己喜欢的人告知这样的话,他也会一样的伤心难过吧。 “好吧,我们去喝酒。”唐男将手里的烟头扔了出去。 一个有些偏僻的酒吧里,唐男和任遥两人咬开了啤酒盖碰了一下便对吹起来。酒吧里的老板和任遥很熟,一开始还以为唐男是他的新欢,但是后来现任遥对唐男的态度很恭敬,才有些吃惊。 “唐先生,就算你嘴上不说,心里对我的态度也会有些异样吧。一个好生生的大男人为什么性取向就和正常人不同。” 唐男的性子除了对感情上有些犹豫之外,对于其它他都很直爽。见任遥这么说,他便坦率的说道:“老实说,心里肯定会有些不同的感觉。不过现在社会上这样的人很多,见怪不怪了。倒是你,是我认识的个这样的人,让我有些惊奇。” “对了,听你刚刚的话,你跟王老师似乎……那你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啊?”唐男又问道。不过话一说完,他觉得问的有些暧昧,便干笑着敬了任遥一杯酒。 “呵呵。”任遥落寞的一笑,眼神变得幽远,“没有人天生的性取向就有问题的,即便是有,那也是少数。我仅仅是因为对女人失望了而已。” “是因为王老师么?” 任遥点了点头,举起酒杯,说道:“喝酒吧,陈年往事不想再提。今朝有酒今朝醉,干!” 唐男能感觉的出来并非是完全的那种意义上的同性恋,对他的往事好奇却也尊重,几杯酒下肚以后,唐男劝他不要对女人失望。可以试着去尝试一个新的开始,毕竟我们都是男人,带把儿的。 任遥微微一笑。 “以后叫我阿男吧,别叫什么唐先生了,听的很生分。老实说,跟你说话虽然话题不多。却也很直爽干净。” 任遥笑着点头说:“好。” 又喝了几杯,任遥说:“夫人是个很不错的女人,这么多年,她活得也不容易。阿男,说句不当说的话。夫人能看中你,既是缘分,也是你的福气,你可要好好的对她。” 唐男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些我都知道,从我的心里来讲,我很尊重这份感情。但是任遥,你也知道,感情这东西很复杂。我只能看到现在,看不到未来。但是,我能保证的是,不管未来生什么,我都不会离开媚儿。” 任遥笑着说:“这就够了,爱这东西本来就是扯淡的一个字。唯一能证明的就是时间。” 唐男忽然觉得任遥这家伙说话挺有哲理。 “对了,夫人走时交代,让我帮你熟悉帮会里的事情。你有时间的话,我就带你转转吧。” 唐男点头说:“好。” 这时候,唐男的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竟然是米兰的电话。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这丫头莫不是替她妹妹兴师问罪的吧。 “怎么不接?不是看我在不好意思的吧。”任遥笑了笑。 唐男摇摇头苦笑了一下,按下了键钮放在了耳边。 “喂,米兰。” 电话里传来米兰的怒吼:“唐男,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我妹妹哪点配不上你。你要是还有良心的话,就马上来我家看看她。她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哭了一晚上,到现在都没有吃饭。爸妈还以为她生病了,若不是她跟我说了实话,我还不知道你这下流东西干的好事。” “你说话放尊重点行不行?”唐男皱起了眉头也没有什么好语气的说道:“我跟你妹妹的事情管你什么事,你总是掺杂在中间搅和什么?” “唐男,你是不是个男人。小雪哭的多伤心你知道么?她长这么大,都没有人害她这么伤心过,我是她姐姐,我不管谁管。唐男,我老实告诉你,你要是敢对不起我妹妹。我米兰绝对不会放过你。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你马上赶来我家。” 说完,米兰就气冲冲的挂了电话。 唐男一脸的烦躁,有些想把电话砸了的。身边的任遥拍拍他的肩膀,塞了一瓶酒给他,笑着说:“电话声音很大,我都听见了。来,喝完这瓶酒,我送你过去。” 唐男有些赌气般的摇摇头,这并非气量小,而是米兰的话太呛人。 “好了,大老爷们的,值得么。就算夫人在,她也会让你过去的。”任遥将酒瓶硬塞进了唐男的手里,然后捉着自己的酒瓶和唐男碰了一下。笑着喝了个干净。 唐男也一口气将酒喝干,放下酒瓶以后,他心里已经下定了决心,站起身子,沉声道:“好,走吧。” 任遥笑着说:“好,是条汉子。男人嘛,拿得起,放的下。” 可是这是感情,真的拿得起,放的下么? 车上的时候,任遥对唐男,每个女孩都是微笑的天使,只有为所爱的人伤心时,她们才会落泪。不要让任何一个女孩子流泪。 唐男心里很有感触。 车在米雪家的小区门口停了下来,任遥说:“我就不凑热闹了,你这一进去,我估计出来不容易。要是需要找我,就给我的电话。” 说完,把电话号码给了唐男。 还是那栋别墅,唐男的脚步却有些沉重,心里十分的矛盾堵塞。 开门的竟然不是佣人,而是米兰,看来这丫头早就在候着唐男了。一看见唐男,这丫头就扑了过来,揪住唐男的衣领就要往外拖,看那架势恨不得要把唐男好打一顿。 唐男掐住她的手腕一用力,这丫头就呼疼一声松开了手。唐男连衣领都来不及理,指着米兰说:“以后别她们跟我来劲。” “我跟你来劲?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你跟我过来。” 米兰领着唐男在别墅边上的一个花坛的石椅边停了下来,两人都没坐,米兰冷着一张脸盯着唐男说道:“说吧!” “说什么?”唐男也没什么好脸色。这个女人一直都自以为是的厉害,唐男原本对她升起的那种好感和那点异样的感觉也一下子消失干净了,从来都没觉得女人会这么烦。 “你还问我?”米兰拧起了秀眉说道:“你凭什么不要我的妹妹,我妹妹哪点对不起你了,她一个如花似玉青春年少的漂亮女孩子,倒贴你这个一没钱,二没才的男人,还委屈你了是吧?你凭什么玩弄我妹妹的感情?” “我玩弄你妹妹的感情?”唐男瞪着眼睛,但是心里有些心虚。说实话,他对米雪一开始并没有什么过多的想法,甚至觉得她黏人讨厌。但就在这丫头半强迫半调皮的接触当中,有些感觉就不由自主的萌了。若真的不去在意米雪,他大可以一直保持着开始的那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