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这娘们笑得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唐男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一手拿起还在响个不停的电话,看了看号码。 唐琳琳? 唐男想起刚刚的未接来电就是唐琳琳打来,这丫头肯定是有什么急事找自己。便不在迟疑,按下键钮便放在了耳边。 “喂!” 电话里传来唐琳琳一贯机关枪似的急促声音,“唐男,你今天都在干什么?为什么我打你的手机却一直都没人接?” 唐男觉得这丫头的话问的有些古怪,你又不是我爹,又不是我妈,你管我干什么,管我带不带手机啊?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啊?” “你还记得那个蒙古摔跤高手达尔巴么?” 唐男一愣,达尔巴的事情不过才几天时间他又怎么可能会不记得。难道这达尔巴还真的找上门来了? “琳琳,这个蒙古的达尔巴难道已经找上你了?” “没有,但是也差不多了,反正他是点名要找咱俩,特别是你这个金轮法王。哎唷,在电话里说不明白啦。你晚上有没有空,我请你去泡吧喝酒怎么样?” 泡吧?唐男下意识的看了看胡媚儿,胡媚儿依旧轻轻的扭动着迎合着他手掌的揉动,正趴在那儿翻看着一本杂志。 唐男说:“我现在还不确定,等会儿如果可以的话,我条短信给你。你告诉我确切地址就可以了。” 唐琳琳挂了电话以后,唐男在胡媚儿的悄臀上轻轻的扇了一下,却也惹的臀肉一阵颤动。 “媚儿,跟你说件事,我一个朋友,是女的,晚上约我出去有些重要的事情谈谈。” “女的?” 唐男点点头。 胡媚儿转了转眼珠子,忽然笑道:“真的只是去谈事情么?我可知道你那骨子里,一股子的不老实。” 唐男没好气的拧了一下她的臀肉,惹得胡媚儿一声娇呼。 “我要是想骗你,还用得着跟你说的这么明白么?拜托,我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迁就过别人的意见哎。” “嘻嘻,逗你玩的啦。” 胡媚儿扔掉杂志,曲起双腿爬到了唐男的背后,双臂一展便从背后搂住了唐男的脖子。饱满的胸脯肆意的挤压在唐男的后背上,尽情的释放着他们柔软和。 “嘻嘻,阿男,有重要的事情你就去吧。我又不是那些胡搅蛮缠的小女生,以前我会害怕,但是现在你已经是我的男朋友了,人家有信心,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唐男有些感动的抓住了媚儿的手,这娘们聪明的使用三言两语便给唐男戴上了枷锁。让他从心理上已经给了自己一个不能对不起胡媚儿的暗示。 “阿男,放心啦。我不会跟去的。我在家等你,不要太晚噢。对了,你必须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唐男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什么条件,你尽管说。” 胡媚儿嘻的一笑,却没有说,而是直接付诸于了行动。 胡媚儿挑着眉头,故作惊讶的问道:“你有那个厉害么?” “你这娘们不带人身攻击的啊。你这是再侮辱我的男人自尊你懂不懂,告诉你。”唐男略带得意的一挑眉头。 胡媚儿咯咯的笑道:“那我可就试试咯。” “咦,今天怎么还没腾飞啊?”胡媚儿故意打趣唐男。但是,她的话刚一说完。 胡媚儿狡黠的笑道:“不行,这可是人家送给我男朋友的份礼物。你若是不要的话,我便去随便找个男人,帮他这样。” “你敢。”唐男一瞪眼珠子,却把胡媚儿惹笑了。胡媚儿喜滋滋的说道:“逗你玩的呢。阿男,老公,亲老公,人家一定会让你很舒服的。你就让人家帮帮你嘛好不好?” 唐男觉得自己再忍下去就有些不像个男人了,以前或许有些顾忌,但是现在两人的身份已经确定了,男女之间的情爱本就是情侣爱的升华。 便不再说话,闭上眼睛,一副任凭胡媚儿予取予求的表情。 胡媚儿捂嘴轻笑,心想,老娘用按摩棒练习了那么久,今天总算是能用根真家伙来尝尝鲜儿了。 胡媚儿忽然露出一抹娇羞的笑容,张开双唇,探出一截粉嫩的香舌,轻轻的在那顶端上了一下。 唐男浑身一颤,情不自禁的张开双眼。顿时把这极为喷血的一幕收在了眼底,怎么说他实际上也还是个处男,至于酒醉的那一次根本就是胡媚儿骗他的。 似乎感受到唐男的目光,胡媚儿难得的红了红脸,有些不敢去面对唐男的眼神,躲闪着美目说道:“阿男,人家……人家是次帮别人做这种事情哎,都不知道做的好不好。” 唐男咬着牙硬忍着心里那种飞到云端般的舒服劲,闷哼道:“好,还不错,挺舒服的。” 胡媚儿放下心来,伸出两只手牢牢的抓在上面,却现仍然不能包裹住全部,不由的惊叹道:“阿男,你的这个真的……真的是。” 唐男有些憋不住的说道:“你还来不来?别搞得我不上不下的。” 唐男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幕,心里砰砰直跳,亲眼目睹自己进入他那闻软的所在,忍不住咽了好几口口水。 “太舒服了。”唐男只觉得一种电流般的酥麻感从脊椎一直传递到后脑勺,让他原本紧张的肌肉不自觉的松软了下来。 胡媚儿抬了下眼,粉唇张开,一口容纳了进去,接着小脑袋上上下下,慢慢的捋动了起来。看着胡媚儿性感的两腮微微的撑起,感受着自己的热度和硬度慢慢的加强,唐男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胡媚儿一直注意观察着唐男的表情,见唐男舒服的浑身都轻轻的颤栗着,不由的有些得意,吐出了口中之物,笑着说:“阿男,你喜欢我这样做么?” 唐男挣开了眼睛,没有去掩饰内心的想法,点点头说:“很喜欢。” 胡媚儿笑了,露出一脸的幸福。 “嘶……”唐男觉得累积的快感越来越多,那感觉就好像快要飞起来一般。 可惜就在这个关键时候,房门被急促的推开了,那新上任的丈母娘一连痴呆的站在门口。 梅姨偏过身去脸上胀得通红,心里暗骂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么开放,竟然会做出这么羞耻的东西。有些恼羞的喊道:“阿男,你还不快那东西收起来。” 唐男这才反应了过来,任凭他脸皮再厚,此刻也是面红耳赤,还没等他动手。胡媚儿已经偷笑着伸出手来替唐男将那东西塞了回去,并且拉上了拉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