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当黑社会大佬遇到流氓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113章 当黑社会大佬遇到流氓

唐男郁闷的笑着,妈的,我怎么从来就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好事。 下车以后,已经是公园的门口了。 胡媚儿笑着说:“幸好是个免费的公园,不然本小姐又要牺牲色相了。” 唐男噗哧一笑。 胡媚儿不满的说道:“你笑什么嘛!真讨厌。” 唐男指指公园门口的管理人员说,“看到没?是个大妈,要牺牲色相也只有我去才行。” “才不准。”胡媚儿霸道的说道:“我才不允许你牺牲色相。” 唐男哈哈一笑,拉着胡媚儿的手进了公园。 这家公园不大,并没有过山车之类的东西,人也不是很多。但是树木却非常茂密,鸟语花香,还有一处小湖,显得很幽静。 唐男和胡媚儿牵着手儿缓缓的步行在鹅卵石铺就的路面上。 “阿男,我们去那儿坐坐吧。”胡媚儿指着一块草地说道。 唐男笑着说:“好啊!” 草地上,唐男伸着腿坐着,而胡媚儿则是躺在草地上,脑袋搁在唐男的腿上,笑得很纯美。阳光照射在她的小脸上有一种透明如水晶般的美态。 “阿男,我忽然觉得谈恋爱真好。” 唐男笑着问:“为什么呢?” 胡媚儿闭上双眼,轻轻的说道:“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那种感觉好温暖好温暖。我现在每吸一口气,都觉得甜甜的,不管看到什么东西都觉得特别的美好。而且,在你身边,我就觉得特别的踏实和满足。” 唐男轻轻地伸出手指在胡媚儿的俏脸上滑动着,柔声说道:“我也是一样。” “嘻嘻,好痒。”胡媚儿拨开了唐男的手,睁开眼睛朝唐男甜甜的笑道:“阿男,你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唐男笑道:“这个问题很重要么?” 胡媚儿眨巴了几下眼睛,说:“当然很重要了,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要真心跟我好。” 唐男微微一笑,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我觉得应该是一种慢慢累积起来的感动,量变到质变以后,便形成了爱。” “爱是一种感动!”胡媚儿喃喃的念叨。 “是的,爱是一种感动。”唐男确定了这句话的含义。 胡媚儿展颜一笑,说:“你说的好对喔,爱是一种感动。我也有这样的感觉,将平时那种细微处的感动慢慢的收集起来,便酿成了爱。嘻嘻,说起来其实一点都复杂呢,因为这是一种境界,需要一个过程。” “对了,媚儿,一直都没有听你提起过你的家人。他们都在哪里啊?怎么说,我也是你的男朋友,是时候得去献殷勤啊!” 胡媚儿笑了笑,又叹了一口气,转了个身侧躺在唐男的腿上,轻轻的说:“我出生的时候爷爷奶奶就不在了,很小的时候妈妈也生病去世了。我爸爸是个退伍的军人,跟我亡夫的父亲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我跟我亡夫就是从小被指腹为婚的。妈妈去世以后,我爸爸便进了华东帮。那年帮会动荡,除了我幸免以外,亡夫的一家都遭到了迫害。而我也是因为我父亲拼命的护着我,才幸免于难。但是我父亲受了重伤,成了植物人。这些年一直都在国外接受治疗,我每年都会去看他一次。” 唐男轻轻的在胡媚儿的娇背上拍着,叹了一口气说:“媚儿,看来你心里藏的苦不比我少啊。以后有我陪着你,不管流泪,开心,我都会在你的身边。” 胡媚儿的表情有些痴迷,忽然翘起头来微微一笑,说:“告诉你一个秘密。” 唐男诧异的问道:“什么秘密?” 胡媚儿故作神秘的说道:“你知道我们华东帮除了梅姨之外,还有个日坛坛主吧。” 唐男点点头,说:“是啊,那天听见了。” 胡媚儿嘻嘻的笑道:“其实日坛坛主就是我父亲,而且啊,嘻嘻,我父亲和梅姨的关系可不简单噢。暧昧着呢,我每年去看我父亲梅姨都要跟去。而且啊,每年她自己也会偷偷摸摸的去几次,瞒着我呢。” 唐男一愣笑道:“怪不得今天早上你喊梅姨妈妈的时候,我看见她抹眼泪呢。看来,在她的心里已经把你当作女儿了。” 胡媚儿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其实在我心里也早就把梅姨当作我的妈妈了,是她从小陪着我长大,给了我母爱和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也期盼着,有一天我父亲能醒来,他们俩人能好好的在一起。” 唐男笑道:“干脆你也就别改口了,从今天回去以后就叫梅姨妈妈吧。” 胡媚儿笑着说:“好啊,我听你的。不过,我叫了以后,她可就是你的丈母娘了。你要是敢欺负我,我就让我妈拿扫帚打你。” 唐男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阿男,这样躺着可真舒服,我都想睡了。”胡媚儿翻了个身,舒适的伸了伸胳膊。 “那你睡吧。”唐男拍了拍她的小脸。 “不行。”胡媚儿嗔道:“睡了就看不见你了,我要一直看着你。” 唐男微微一笑,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说:“小傻瓜。” “媚儿,我觉得我有些事情应该跟你交代一下。我们都已经确定关系,我觉得心里的一些事儿该跟你说说,否则我觉得挺不踏实的。” 胡媚儿笑道:“好啊,什么事,你说吧。” 唐男叹了一口气,却不知道如何说起。沉吟了半天,才缓缓的说道:“媚儿,你也知道我这几天出去的时候有过跟几个女孩子在一起。老实说,我跟她们的关系都有些不清不楚的,我心里也有她们的位置,所以我觉得挺对不起你。” 胡媚儿善解的一笑,说道:“这很正常啊,男孩子普遍都很花心嘛。多你一个不多,不过你能坦白的跟我说,我心里很开心。说明你是真心的对我好,真心的在乎我。” 唐男温和的一笑,“你会不会怪我?” 胡媚儿哼道:“怪你什么?怪你花心么?还是该怪你招人爱?你只要时刻记得你是我的女朋友就行了。反正我是不会让任何人把你从我身边抢走的,你是媚儿的。” 胡媚儿霸道的搂住了唐男的大腿。 她很聪明的没有让唐男去怎么做,而是摆正了自己的位置,然后让唐男自己去处理。 唐男想想也是,既然自己是爱着媚儿的,那么其它人的位置便再也无法达到她的高度。自己如此去想,岂不是庸人自扰了。 只是,譬如说米雪,难道真的要狠心的跟她理清关系么?这丫头的痴恋想必会很伤心吧。 唐男有些不忍心。 胡媚儿见唐男没有说话,看着唐男笑道:“阿男,你不必苦恼些什么。我知道你对我真心的就够了,你也不用歉疚,一切都自自然然的。好么?” 唐男点了点头。 “b哥,你看那坐着俩学生哎。呦,那妞好正点啊,你看绝对是我见过最正的一个。”草地边的小道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游荡过来了三个光着膀子的小流氓,叼着烟,斜着眼,一个光头,两个金。 那光头就是b哥,这小子早就看到了草地上的唐男和胡媚儿,见两人穿着校服便断定两人是这附近“幼良高中”的学生。 b哥两眼放光的说道:“操,幼良高中咱们经常去,怎么就没现这么正点的货色啊。” 这帮家伙经常去一些中学骚扰漂亮的女学生,现在的孩子都有些盲目的崇拜古惑仔,不管男孩女孩看到这帮不入流的家伙都跟见了亲爹似的,男的敬烟交钱,女的主动挨操,比对他们的父母都孝敬。当然,对于一些不听话的,他们也会采取一些非常手段。勒索之类的事情也时有生。 短金毛咂咂嘴说道:“b哥,这妞看的就让我心里痒死了。咱好几天没了吧,咱过去轮流上吧。” 长金毛则是开始解裤腰带了,说:“一会儿男的拿我这皮带绑起来,女的咱三个慢慢享用。” b哥一挥手,三人走了过去。 “呦,俩谈恋爱呢。”迎面走过去的三人色眯眯的盯着胡媚儿裸露的大腿笑道。 胡媚儿原本正跟唐男说着缠绵的情话,忽然听到这种阴阳怪气的声音,顿时一愣,转头一看,见到这三人的造型顿时笑了起来。 “b哥,这妞见咱三个竟然笑了哎。肯定是个,要不就是个崇拜咱古惑仔的傻逼。不操白不操啊!” b哥摸摸光头指着唐男说:“你小子可以滚了,我们跟这位小妹妹交流交流!嘿嘿!” 三人都淫笑起来。 胡媚儿回头朝唐男笑道:“她叫我小妹妹哎,人家看上去真的有这么年轻么?” 唐男笑着在她的俏鼻上拧了一下,说:“你本来就是小妹妹,跟我的小弟弟是绝配。” “流氓。”胡媚儿嗔了他一眼。 b哥三人见俩人竟然还有心思在那里打情骂俏,不由的愣了愣,指着唐男骂道:“操,跟你丫说话你没听见么?让你小子滚蛋!” 唐男抬抬眉头,忽然露出一脸崇拜的目光说道:“三位大哥莫不就是江湖上盛传已久的古惑仔三人组?” b哥一愣,江湖上什么时候多了咱三个的外号哇?但见唐男一脸崇敬,顿时得意的笑道:“你小子还有点眼力架子,老子对你感觉还不错。你俩是幼良高中的吧,以后在学校里就报我b哥的名字。” “b哥?”唐男忽然想起来,昨天隔壁包间那牛逼孩子不就说b哥是他一铁瓷么?敢情就是这位?那后来追自己和米兰俩人的想必就是他们了。妈的,还真是冤家路窄,昨天你们人多,老子让着你,今天老子看你们哪儿去。 昨天其实两边人都没怎么看清楚对方,所以b哥认不出唐男,唐男也没认出b哥。 “b哥,可就是混城东的b哥?” 光头b哥一愣,“呦,认识我嘛。今天看你顺眼就不招呼你,你自己一边回去,让你的小女朋友陪b哥聊聊天。” 胡媚儿心里一乐,妈的,点子动到老娘头上来了。她可是真正的黑社会,而且还是老大,不比这些下三滥的货色。又岂能害怕这些不入流的东西。